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激情  »  个人性史纪实
个人性史纪实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个人性史纪实(买春篇·新加坡·印尼)

  2014年后半步入职场之后,身边的青春肉体显着减少了。我开始了频繁的买春生活。这些年来,我在新加坡,印尼雅加达,中国江西,日本东京都有过买春活动。

  我在新加坡尝试过很多妓女,合法的金鱼,非法的站街女,价格奇贵的色情按摩店,网上招嫖的,中国人,泰国人,老挝人,菲律宾人,甚至还有鱼目混珠的泰国人妖。

  芽笼的金鱼店是合法的,所以价格也偏高,服务也比较死板。隔着玻璃窗从一群浓妆艳抹的女人里选出一个真正天生丽质的,概率可以说是0。进房间后洗澡,妓女会特别仔细洗你的jj,如果没记错的话,吹的时候都是戴套的。我只去过一次浴缸,在玻璃窗外看着是个大奶网红脸,到了床上才发现是个奶奶松弛容颜苍老的欧巴桑。我还记得妓女问我「Whyyoulooksosad」
  牛车水的按摩店我不知道合法还是非法,但似乎存在很久了,点头女人也会时常换面孔,风格基本都是成熟妖艳,偶尔会有看起来比较合眼的大姐姐。收费是半小时30SGD,一小时60SGD。但如果以为这样就能爽到就太天真了,进到房间里经过挑逗按摩之后,技师会半勾引半强迫地要给你提供性服务,打手枪60,口交100,做爱嘛她们敢要到200。虽然我自己心里说这个地方是最坑人的,不能去,有时候有钱路过了还是会被勾引进去。

  一般也就打个手枪,有的技师手法不错,手里抹着油,一边撸管子一边挤蛋蛋,非常舒服。也有一次讲价到90性交的,那是一个丰满的东北大姐。那次我倒是使用了她递给我的避孕套,结果干着干着那个质量奇差的套套被我干破了,射到了她里面。反正事后都当做不知道这回事了

  站街女比较便宜了,一般按容姿要加30~ 50(中国女要价会偏高),加上房费10~ 20,就能打个15分钟的快炮。可惜15分钟我是真完不了事,找站街女也就享受下口交,插入,干着玩玩,并不能真正爽到。那种在大街上看到一个女人,上去说两句话就能性交的感觉,还是挺有意思的。

  我作为一个丝袜控,有一次在芽笼看到一个身材苗条穿丝袜的女人,就忍不住盯着看了一段时间。结果她注意到我就来问我要不要玩玩在新加坡肏丝袜女可以说是非常难得了,我甚至都没能说服女朋友穿丝袜。结果体验很差,她都不是专业妓女,口交也不会,也不耐肏,肏没十分钟就叫我拔出来,说受不了了。原来这是个在赌场输光了钱的女人,活该出来给人骑。

  还有一种特殊的站街,是一些蛇头在街头揽客,给你看手机、PAD里的照片,觉得合适的就带你去上。这些蛇头会有比较大的机会介绍给你那些年轻、不敢自己出来闯荡的女生,价钱也便宜,加房费不过70SGD。我就是通过蛇头认识了下一篇的女主角Mmee,先按下不说。我还留下了一个蛇头的Wechat,他会发女生照片给我,大概半个多月一换,好像月刊一样。

  网上的招嫖水分就很大了,很大程度上都是放些毫不相关的美女图就开始招嫖的。我遇过最良心的一个网嫖是一个东北姐姐。她脸蛋,皮肤,身材都挺不错,而服务又相当丧心病狂。主打一个字,就是舔。她从我的耳朵眼顺着身体往下舔到菊花,吸蛋蛋,口交,一点指示都不用做。闺房里还备了制服诱惑,丝袜,还有sm用的项圈皮鞭什么的。

  我让她穿上丝袜,她还把丝袜脚踩到我脸上来了,看得出相当了解一部分男人的嗜好,可惜我不喜欢闻她的臭脚,丝袜腿看看摸摸就可以了。指着皮鞭问她那是什么,她说着「你说这是什么呀,你说这是什么呀」就开始抽我……姐姐,我的意思是我想打你鞭子来着,你快收了道具吧。哭笑不得。最后一次找她,她刚吃完晚饭,很辣。为什么我会知道?因为她吃完了就开始给我服务……回忆很惨痛,甚至我的耳朵都发炎了。

  2015年去BazaarArt雅加达出差的时候,本着走到哪肏到哪的精神,晚上开始了猎艳之旅。说是旅,其实也没走太远,因为印尼的交通和治安水准让人害怕,我就是在旅馆楼下的阿拉伯酒吧里物色了一下女人。那次在前辈眼里落下了一个笑话,因为那些女孩子过来打招呼的时候,我真是没有去握她们伸出来的手。但是平心而论,她们长相水准也没有那么差,只是我那时候刚好口味有点挑,显得比较谨慎。

  换了几批女孩子,最终在酒吧媒人的有偿介绍下,我找到了一个女神级的女人(离开酒吧的昏暗灯光后还是可以看出很多缺陷的)。她穿着白色的连衣裙,画着美妆,长发盘起,气质出众。见到她的时候我甚至自惭形秽,怀疑我这样的男人究竟有没有资格享用这么美丽的女人。但是当她坐到我的身边,我倒是感觉出她的紧张,也许在她眼里,我也是高高在上。最终我花了100万IDR包了她一夜,印尼毕竟比新加坡便宜多了。

  我带她回到旅店房间,进了浴室,边沖澡就边迫不及待把她摁在墙上从后面插入了她。那感觉真是相当销魂,我一边抓着她挺拔的奶子一边猛烈地抽插。她的身体显得十分幼小,是个合法萝莉。但是她的行动十分奔放大胆,主动挺动着屁股迎合我的动作,嘴里用销魂的语气说着「Oh,youaresogooddarling」搞得我一激动,就内射缴枪了。她温柔一笑,蹲下去好好把精液洗了出来。

  洗完澡,我带她躺到床上,就想让她给我口交好开始第二回合。但是她又说别着急我们说说话。她告诉我,自己也是一位母亲,告诉我她有一位朋友也是这样认识了一个新加坡男人,后来嫁到新加坡去了。我感觉她的话里表达了一种不妙的倾向,且不说我本不是新加坡人,我也不可能去娶一位明日黄花的妓女。我不由分说掀开被子,趴到她下面想要玩玩小逼,她连连拒绝,但是还是拒绝不了我打开她双腿。

  结果打开她的腿,我注意到,小妹妹附近长了一些奇怪的小瘤。当时我就想起印尼性病流行之类的新闻,连忙把她赶出房间,自己躲进浴室没玩没了地洗jj……所幸最终我什么病也没有,就前几天体检也是完美。仔细想想也许真如那个妹子辩解的一样,她并没有病,那些只是正常的皮肤现象罢了。但是这次惊吓也让我十分后怕,反思自己是不是太过大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