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激情  »  花团锦簇】
花团锦簇】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三章漩涡中心 上

  三人见张文海说得很认真,内心隐约都有了些动摇,慧慧小声问道:「你真的能帮助我们吗?」

  「那得看你们告诉我多少事了。」张海文把药片还给小婷,「先告诉我你们的真名叫什么?」

  芳芳率先说道:「我叫黄婷婷。」

  慧慧说道:「我叫高岚。」

  小婷说道:「我叫李琼雪。」

  「我们三人是高中同学,高考完之后我们报名参加了一个夏令营。」黄婷婷说道,「没想到这个夏令营完全是骗局,我们莫名其妙就欠下了一大堆外债,还被拍了裸照。」

  「当时参加夏令营的一共十五个女生,全都和我们一样是刚参加完高考的学生。」李琼雪接着说道,「后来夏令营的组织者把我们全部关了起来,每天教我们怎么勾引男人,一旦有不顺从的举动就会遭到强奸,有三名女生因为受不了而自杀了。」

  高岚说道:「三名女生自杀之后,他们对我们的看管更加严密,每天仍然逼着我们学习各种各样的技巧,不过基本上没有虐待行为了。」

  「你们已经顺从了,当然用不着继续虐待。」张文海说道,「除了你们三个,还有九名女生呢?」

  「我们也不知道。」黄婷婷说道,「后来填报志愿的时候,他们强迫我们必须填指定的学校,我们没办法只能照办。」

  高岚说道:「他们选的学校都是我们把握不大的,结果如他们所料,我们三人都落榜了。」

  李琼雪说道:「我们按照他们的要求复读了一年,但没有参加考试,而是直接来了广益女校。」

  张文海问道:「你们来的时候,广益女校成立多久了?」

  「刚刚成立。」李琼雪说道,「我们是头一年就来了的。」

  「你们知不知道那年广益集团的董事长是谁?贺平还是贺婉欣?」

  「贺婉欣。」黄婷婷十分肯定,「广益女校成立于三年前,贺平五年前就病死了。」

  「五年前?怎么我查到的是两年前?」张文海有些糊涂了。

  「人是五年前死的,只不过两年前才办的葬礼。」黄婷婷说道,「我表姑父在火葬场上班,贺平在硕渠市也算知名人物,这点小事不可能弄错。」

  「他们家为什么要这么做?」

  「这我就不清楚了,反正广益女校建立的时候,贺平已经死去两年了。」
  「嗯,接着说你们的事吧。」

  高岚说道:「我们来这里之后,主要就是出卖身体控制保安,这个你都猜到了,还有一项任务就是和校外的负责人联络。」

  「你们知道保安放了哪些人进校吗?」

  高岚说道:「我们也不知道,每次见了负责人,他就会让我们把一封信交给保安,至于里面的内容我们不敢偷看。」

  「这三年来你们就一直听他们的?没想过报警吗?」

  「我们根本不敢。」李琼雪说道,「负责人说过如果我们报警,吃亏的只能是我们。」

  「他们手上有我们的裸照,还有我们被强奸的视频。」黄婷婷说道,「我还亲眼看见负责人和几名警察在一起有说有笑,他们都是一伙的。」

  「看起来事情有点麻烦。」张文海说道,「你们想摆脱他们吗?」

  「想,当然想。」黄婷婷说道,「本来这次完成任务之后,他们就会放我们走。」

  「哼,放你们走。」张文海反问道,「你相信吗?」

  「我……」

  「别把希望寄托在他们的良心上了。」张文海说道,「回去继续屈服于他们,或者死亡,你们选哪个?」

  「你是说只有死才能摆脱他们吗?」高岚眼光黯淡了不少。

  「不,我是想知道你们有多少决心。」

  「绝不回去!」相比起高岚,黄婷婷要坚定很多。

  李琼雪连忙说道:「我也是,绝不回去!」

  黄婷婷问道:「慧慧,你呢?」

  「我也不像再见到他们了。」

  张文海问道:「那你们愿意听我的吗?」

  三人异口同声地说道:「愿意!」

  「那你们就先用回原来的名字。」张文海说道,「心理暗示的作用很大,不要觉得这是无关紧要的事。」

  「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孤芳会到底是什么?」

  「控制我们的组织就叫孤芳会。」黄婷婷说道,「可是我们也就只知道一个名字而已。」

  「那你们说能把任意一个师生送到我的床上是真的吗?」

  「假的。」高岚说道,「这都是芳……不对,黄婷婷想出来的说法,这样更能吸引男人。」

  「也就是说这个孤芳会的势力并不怎么样,想要混进学校还得先搞定保安。」
  李琼雪说道:「可是孤芳会势力范围明明很大,感觉到哪儿都有他们的人。」
  「如果是这样,他们势力范围之所以伸不进来,恐怕是广益的原因……」
  张文海心里已经清楚,孤芳会恐怕就是要对付贺婉欣的幕后黑手,他总有种预感,硕渠市将要形成一个巨大的漩涡,而贺婉欣就是处在漩涡中心的女人。这不是张文海乐意见到的事,商战他不担心,但是背后捅刀子绝不是贺婉欣一个女人所能防范的了的,他已经决定要将漩涡引到自己身上,就算不能让孤芳会转移目标,至少也要让他们分出一部分力量对付自己,张文海坚信主动出击永远比被动防守更有效,这才是保护贺婉欣的最佳方案。

  黄婷婷见张文海半天不说话,还以为他对孤芳会的势力也束手无策,毕竟只是个普通的保安,就算脑子聪明一些,力量也很有限。

  「我不是让你趴在讲桌上吗?谁让你过来了?」

  「啊?」

  「怎么,刚才喊了半天主人,就准备让我这么回去?」张文海伸手一指讲桌,「趴回去,把正事办完了再说。」

  「有没有个谱啊,正在商量脱身的办法,怎么突然来这一出?」黄婷婷心里想着,没敢说出口,而是老老实实地趴在讲桌上,把制服裙子向上拉了一些。
  张文海把双手伸进黄婷婷裙子里,按在大腿上边摸边说道:「下午光顾着检查肌肉了,这下可得好好摸摸,你的丝袜呢?」

  「我们想反正也是要脱光的,就都没有穿。」黄婷婷呼吸已经有些急促,「下次一定穿上再让主人好好摸摸。」

  双手已经搓得有些发热,张文海终于探索到了最关键的地方,他也不用眼睛看,左手熟练地将内裤拨开,右手食指和中指并在一起,插入到已经有些湿润的密道之内,拇指则不停地撩弄着密道口凸起的小肉粒。也不知是因为力度还是频率,黄婷婷只觉得明明很普通的动作,却带给她异常强烈的刺激,一声娇喘不由自主地冲出了口腔。

  「怎么样,有个成语叫大巧若拙,你明白了吗?」张文海的手指每动一下,就会引起制服下的躯体全身颤抖。

  「嗯……明白了……」黄婷婷已经不能说出完整的句子了,「主……主人好厉害……噢……再快一点。」

  「急什么,这种事不能一味求快。」张文海的左手已经抽出裙子,伸进上衣内,抓住了一只光滑坚挺的乳房,「孙子兵法不是说其疾如风,其徐如林嘛,只有轻重结合,快慢相适,才能产生最完美的效果。」

  「主人……插进来……用大鸡鸡……」黄婷婷像一条被牢牢按住的蛇,「我……受不了……啊……」

  「我还没有找完你的敏感点,你就慢慢享受吧。」张文海再次抽回了左手,「乳头不是,锁骨有一点。」

  突然,黄婷婷感觉自己的耳垂被人捏住,紧接着一股热风灌入,奇妙的感觉像电流一样从快速蔓延至全身,和两腿之间本就处在临界状态的火热感碰撞到一起。

  「啊……」

  黄婷婷无法描述这种感觉,尖叫着迎来了人生中最强烈的一次高潮,她全身使不出一点力气,只能趴在讲桌上大口呼吸,靠着张文海右手的力量,才没有瘫软在地。

  「主人,好舒服。」黄婷婷渐渐恢复了一些体力,转过身亲吻着张文海,双手一路向下,握住了他再次苏醒的小兄弟。

  「主人,避孕套呢?」

  「戴的时间差不多了,不能继续使用。」张文海说道,「再说我又没插进去,不用戴套。」

  黄婷婷难以置信,刚刚自己明明经历了前所未有的高潮,没想到这只是前戏,就连身上的空姐制服也只是略微有些乱,即使就这么出门,也没人会觉得哪里不妥。

  看着黄婷婷上下打量的样子,张文海笑着说道:「我说过,没有制服还叫什么制服诱惑?」

  黄婷婷把头埋进张文海怀中,轻轻角叫道:「主人……」

  这一次称呼完全出自真心,黄婷婷已经彻底认准了张文海,她甚至觉得无论何时何地,只要张文海需要,她就可以把自己脱得精光,摆出天下最淫贱的姿势来。

  「这才刚开始。」张文海拿出一个新的安全套递给黄婷婷,「帮我戴上。」
  黄婷婷温顺地蹲下,小心翼翼地取出安全套,她先是深情地亲吻了张文海的阴茎,然后将手里的「乳胶外衣」缓缓套了上去,动作依然很生疏,不过已经合格了。

  「主人,我准备好了。」黄婷婷站起来之后,地上很明显留下了一摊晶莹透亮的液体。

  张文海直接掀起制服裙,露出那条还没归位的黑色蕾丝内裤,随后将黄婷婷修长的右腿扛在肩上,只见粉红的肉穴口微微张开,不断有液体从中流出来。
  「你看,它在哭呢,肯定是不想让我进去。」张文海又在阴唇上按了一下。
  「它不听话,需要主人用力插,噢……」黄婷婷还没说完,张文海的龟头已经钻了进去,「主人的鸡鸡好大,好涨啊。」

  「要开始了哦。」张文海搂住黄婷婷的腰,用力向前直接捅到了底。

  「啊……」黄婷婷发出一声尖叫,还没来得及换气,张文海就开始快速地肏捣起来。

  黄婷婷已经喊不出声音了,她感觉心跳越来越快,就连呼吸都变得困难,整个人轻飘飘的,好像灵魂已经出窍,而且离自己越来越远。性窒息是很危险的,张文海可以不用掐脖子就让女人进入这种状态,但分寸必须小心把握,极度快感和生命凋零之间只有一条几乎看不见的分界线。

  感觉时机差不多了,张文海把腰往后一退,阴茎几乎完全抽出,但在黄婷婷深吸一口气之后,他再次一捅到底,这下黄婷婷彻底崩溃了,她双手紧紧抱住讲桌,两条腿不断抽搐着,脚上的高跟鞋不知被踢到了哪里,口中发出的尖叫声让张文海觉得耳膜有点疼。打铁需要趁热,张文海一边保持着抽插频率,一边用双手进攻刚刚探索出来的敏感点,强行让黄婷婷保持在高潮状态,这几乎是张文海压箱底的技巧了,至今为止没和任何女人能在他的手段下保持矜持。

  黄婷婷在张文海停止之后渐渐恢复了意识,她感觉自己像是被人从水里捞出来一样,浑身上下大汗漓淋,阴道口附近更是泛滥成灾,从中奔涌而出的液体甚至将制服裙完全浸透,正面和背面都湿了很大一块,要不是来之前刚刚上过厕所,她毫不怀疑自己会被干到小便失禁。

  「怎么样,还想来吗?」

  「主人这么强,再来一次就要把我干死了。」

  「你不愿意被我干死吗?」

  「我愿意。」回想起刚刚的快感,黄婷婷不假思索地说道,「可我还想一辈子被主人干,主人就先放过我,去找他们好不好。」

  「那好吧。」张文海指着阴茎上的安全套说道,「帮我取下来。」

  「主人又没有射,好浪费啊。」

  「用的时间长了容易破。」

  「那就不要戴了。」

  「不行,这是我的原则。」

  「好吧。」

  黄婷婷刚想伸手去取,张文海拦住她说道,「用嘴。」

  黄婷婷跪在张文海面前,用嘴一点点往下取,她知道张文海的真实目的,取下安全套只是个借口,享受她的口舌服务才是真的。于是黄婷婷使出全身的本事,花了五分多钟才完成本来两秒钟就可以解决的工作,在张文海赞赏性地拍了她两下之后,黄婷婷更是高兴得像是得到新玩具的小孩。

  张文海又拿出新的安全套,在李琼雪和高岚面前晃了晃说道:「下一个谁想来?」

  高岚抢先一步从张文海手中夺下四方塑料袋,边打开边说道:「主人,我想让你干后庭。」

  「后庭是什么意思?」

  「就是肛门。」

  「不行。」张文海果断拒绝了高岚,「肛交很容易给女性身体带来伤害,保护措施又太麻烦,我不喜欢。」

  「可是……」高岚觉得自己长相不如黄婷婷,身材也差一些,如果不想点办法恐怕会被张文海忽视。

  「说不行就是不行。」张文海打断了她,「你真想要的话,自己买电动棒去。」
  「对不起主人,我知道错了。」在装委屈的方面,高岚还是比不上李琼雪,可能是因为李琼雪显得更清纯一些吧。

  「我已经上过空姐了,你们两个把衣服脱光吧。」

  时间不早,张文海决定速战速决,在这三个人中,黄婷婷本来就是大姐大,所以他在黄婷婷身上多费了些功夫。张文海并不喜欢她们,只是有三个死心塌地随叫随到的嫩穴摆在眼前,他很难不将她们收归己有,至于怎么把她们从孤芳会中救出来,他已经大致构思好了。

  高岚和李琼雪被肏晕之后,张文海又将恢复体力的黄婷婷压到身下,这一次他满足了黄婷婷的愿望,没有使用安全套,而是直接射在她体内,然后搂着黄婷婷睡在了地上,反正学校已经放假,不会有人来这里。

  第二天上午,张文海躺在课桌上假装昏迷,配合三名女生拍了几张照片,他决定将计就计,让黄婷婷谎称任务成功,把照片作为证据交给负责人。其实这个计划有可能失败,到时候三名女生肯定下场悲惨,但毫无疑问在张文海心中贺婉欣的地位要高得多。

  计划的初衷是这样的,张文海怀疑孤芳会想要对付贺婉欣,但敌暗我明无法防备,他觉得如果自己的怀疑为真,那么孤芳会肯定知道他去过贺婉欣的办公室,也知道他和贺婉欣一起吃过饭,如果对方发现他竟然在广益女校当保安,还误打误撞被抓到了把柄,那么孤芳会肯定不能无动于衷,只要他们动起来,张文海就有取胜的把握。

  虽然黄婷婷三人可以放弃,但张文海毕竟不愿意看到她们尚在花季的人生就此万劫不复,所以分开前除了挨个满足她们之外,张文海还特意交代了几种情况,并嘱咐她们只要有一种符合,就立刻想办法回来,至少待在女校能保护她们的人身安全。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