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少妇小说  »  【美东虐恋】(上篇
【美东虐恋】(上篇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一章

  「我去机场接你。」

  「什么?」

  「You heard me。」聪明简练的男人叫她由衷舒服。

  「为什么?」

 不是应该说定地方、敲门、开门、脱衣、淋浴、上床、再淋浴、再上床(依
  双方能力及意愿重複N遍前两项内容)、穿衣、永不再见――这样的么?
  「我的空姐fantasy。」啊,这样就容易理解多了。

           ************

  一旦试过BDSM的人,不知道有多少还可以返回到从容享受普通「正常」
  性爱的阶段。那天跟他,其实是她第一次、把如此令人难以启齿的事变成实践、有同谋的真正的实践。在暗自企盼多年之后。

  绳子。

  让她心肝、胆肺、胸腹、大腿、阴道、子宫一秒钟内,迅速收缩的东西。
  她的爱人出差海外的那个夏天里,她用尽绳子,反复磨折玩弄自己身体,关在属於两个人的家里等待另一个归来;热带阳光般灼烧着的渴望与孤单。自缚到疯狂,却无法与伴侣分享。她在爱侣面前,只担忧自己不够完美温柔。

  ――恍神间已经出关,Tony举着咖啡站在那里。

  嗨/嗨;你好/我好;辛苦了/哪里-麻烦你/不客气。

  Tony接过她的行李,递给她一杯热咖啡。跟他一样的身高。

  往身边站过就知道――她经年累月遗留的,对6尺1寸男人的敏感。即便两小无猜的6尺1寸已经经年未见。

  倒进乘客座位里,通身松散下来,才发觉真是疲倦。

  空中的劳顿颠簸她尚未适应。然而伸手去够安全带的下意识动作让她一紧:啊……安全带。

  每次当她不自觉地将汽车安全带缠绕在手腕上,而后必然自觉的将重量悬吊
  在被绑缚的腕脉那一段以享受片刻脉络勒紧的快感;屡屡担心着同车的人会不会
  由此发现她的特殊癖好。尤其是一班陌生的机组人员同乘小巴时……这番悬念,转而紧张激烈了她的片刻隐密平淡的自慰过程。

  现在她坐进Tony――这个也许明显瞭解她的弱点的人――的车内,甚至不敢过份把玩那条安全带:她担心他,毫不留情的说出让她的神经难以承受的话来。

  被野蛮粗暴的对待。在她最敏感的地方,反复玩弄甚至塞入异物的折磨。被强势的男人肆意以言语侵犯淩虐的耻辱。和终於被不顾意愿强行进入那一刻,直沖大脑神经中枢的兴奋。

  甚至,从未有过的那种完全失去自控的、纯生理的、被强制而来的高潮……
  ――幻想中的SM异常刺激。而身边即将兑现自己黑暗想法的同谋,沉默陌生。

  从机场到酒店不长不短一路上,她像往常一样,有问必答外一言不发,而手指浸淫在黑暗里触摸着冰冷的车窗,暗自止不住地紧张发抖。

           ************

  但是,他事实上没有撕烂她的航空公司制服什么的。他们一开始甚至很靦腆。
  他打开酒店房间里的电视。

  「听你说喜欢红酒,尝尝这支。」

  递给她一杯义大利中规中矩的Chianti。

  电视上NBA在播,他们如同下班后被强制参加部门联谊酒会的并不熟络的同事般有点尴尬的聊些无所谓的鸡毛蒜皮、政治经济、文学艺术、姚明Kobe。
 沙发上一米的距离长时间没有人舍得拉近――原来这个看起来毫无顾忌的玩
  家型男人,临头也会多少有点不好意思。倒让她心里有松一口气的温暖:号称全无心肝出来玩玩的,原来也不只她一个尚有生涩一面。

                第二章

  幸而还是男人的直接/耐心比值大於她。

  从绳子出现起,微妙的化学反应般的改变,以原子裂变速度在她身体里发生。
  高大的男人手里的绳索,在幽暗酒店房间里骄傲眩目的惨白着,她的身体像听到魔咒般,开始情不自禁的屈服於面前的——「主人?」

  「站到沙发上去。」

  「什么?」

  Tony将卷起的白色麻绳一指,下巴对着沙发一点,用没有感情的、警官问话般的正式而冰冷的语调说:「衣服脱了吧。要开始捆你了。」

  没有办法,面对他的除去衣衫被捆缚的要求,她只好掩耳盗铃的闭紧眼睛。
  解开纽扣,但是实在不好意思当着陌生男子脱衣服。

  幸好Tony接手将她的衣物一件件除下,好像剥一颗糖果一样。

  她摇摇晃晃站在过於柔软的沙发上,小心保持着平衡;同时任由摆佈――任由、一个几乎陌生的男人摆佈,快要接近心理上的极限。

  绳子粗糙的触感,非常完美的刺激着她视觉之外闭不住的那些感官。

  被他慢慢捆缚、仿佛漫长到无边无涯的时间里,她的心快要从胸膛里跳出来。
  他的手有点冷,皮肤保养得宜,并没有故意触摸她任何不该被轻薄的地方。
  但是绳子将要缠过两腿之间时,她的胸前两点,激动挺立得让她迅速紧张心跳红晕上脸。他一定看到了,忽然改变了绳子的轨道――绑在膝弯处。

  她一口气松下来、几乎酸软到要站不住了。然后感觉到水滴粘稠的顺着大腿内侧流下来……好丢脸!她试图夹紧腿,但Tony手掌传来的力度令她不敢妄动。只好任淫液滴下来……

  「还没操你呢,就流水儿了?」

  他用手背一摸她的汁,用客观而轻蔑的语气指出。

  她简直想堵住耳朵,可是双手已经被紧紧捆住,连掩耳盗铃都做不到。
  他好整以暇,不徐不急的捆绑漫长的像一个世纪。(可能其实不过十分钟罢了。)

  一个「世纪」后,她偷偷稍微睁开眼睛,看到胸腹间的绳索,和绳结间因为双手背后而显得更加挺拔的双乳,以及、以及羞人傲立的两粒……这刺激令她又不争气的滴下汁液……

           ************

  他绑起她双膝,只留勉强可以行走半步的长度在她双足间。

  「下来吧。」

  他这一句命令之下,她不自觉睁开了眼睛,为难的看着从沙发到地面的高度:她没法迈腿、难道要跳下去吗?

  她的嘴巴里已经被塞了一只红色的口水球,没法说话。由衷为难的看了男人一眼,才发现原来他这么高大,几乎没有垂下视线多少,就直看到Tony的眼睛里,他正灼热又带点好笑的打量着她。

  她颦眉眨眼,用眼光求他。

  看够了她难堪求饶的样子,「自己下不来?好吧。」男人走进前来一步,伸开双臂把她抱下来。

  过程中她除了绳子以外,完全赤裸的肌肤,紧紧实实贴着他质地硬挺的衬衫下的胸膛,温暖又羞赧。又有种「终於接触到了」的亲密,令她对这一抱瞬间产生莫名的依赖,以至於离开他的怀抱时竟有点依依不舍,更多是夹杂了期待的害怕。

  下一步Tony要怎么羞辱、蹂躏她呢?

  「转过身去。」

  她听话的乖乖转身。

  一只精緻厚实的丝绒眼罩罩上来。世界顿时漆黑一片。

                第三章

  「跟我来。」

  他牵着她双乳间的绳结,像拉着一只羊羔一样引领她小步小步地走,大概是去卧室吧,她猜:因为不久就踏上了一块密厚柔软的地毯,好像是酒店卧室床前才会铺的那一块。

  他衣服到这时还是整整齐齐的,除了西装外套脱了下来,好像连领带都没松开。

  「跪下。」

  「什么!」她心里一惊。用鼻音呜咽一声。凭什么?他以为他是谁?可以命令她下跪??

  她肩膀上传来的力度,让她犹豫中难以拒绝;就这么被摁得跪在床前的羊毛地毯上。然后她肩头上的手掌离开了一阵――她只听到叮咚悉索声。

  然后他将她的口水球除下,她还没来得及喘口气,一阵腥热的气息扑鼻而来,大手捏住她的下巴――招呼也不打一声,他竟然要把巨大的阳具塞到她嘴巴里。
  她紧闭牙关,拼命拒绝着,浑身都颤抖起来。

  「这么不听话啊。」

  他却没继续勉强她,只是侮辱的拿她温润的脸颊、柔软的嘴唇蹭了他的盎然巨大几下。

  接着一把把她从地上拎起来,丢到床上去。她虽然眼睛看不见,也能感觉到他的肿胀、火烫火烫的。

  「他生气了吗?会打我吗?」她怕起来,忍住不出声。

  他却开始解她身上的绳子:从膝弯处开始。

  她刚松了口气,才发现庆倖的太早了:他强迫分开她的双腿――大大的那种分开;然后将每只脚踝用绳子绑紧,再绑到床脚,几乎拉成了150度角;再解开她肘弯的绳结,将她的手腕同等对待,一边固定在一只床头柱上。

  她可以想像她全身变成多么夸张的一个「大」字。而私处,最隐秘的地方,这样暴露着……

  「你看不见吧!这房间的调光很好,床灯都打开了;天花板顶的日光灯我调到了最大。好明亮,用来看你看到一清二楚。」

  「你这里处理的很乾净,『寸草不生』,我喜欢。以后都要这样。」

  「腰这么瘦,胸还很大,藏在制服里面可惜了!」

  「你没有当模特的那些女孩子那么高;但是腿够长,身材比例挺好。就是有点不够淫贱,要多受调教。」

  他一边上上下下的用手「欣赏」着她,一边不停的、简单直接的言语形容令她羞辱到发抖;幸好眼睛蒙起来、嘴巴堵着,不然真是……无地自容。

  身上的手消失了一阵子,他好像走出了房间,然后拎着一只工具袋回来。
  「嘴巴没什么用,还是堵上吧。」他说着将一团毛巾,粗暴的塞进她口中。
  他开始用不同触感的玩具塞入她的濡湿私密。硬的塑胶,软的塑胶,冰凉的金属,有弹性的橡皮。

  她被刺激的……

  「你知道你自己现在的样子么?像一只剥光的小白羊羔一样。发抖啊?是冷的么?不会啊,你这儿这么烫!」

  男人突然把一只金属触感的、正在震动的子弹状玩具拔出来,她还没来得及喘口气,已经被粗大的手指插入。

  绑在床上动弹不得时,被手指进入的一瞬间,她知道自己肯定体温升高现出潮红――兴奋起来时胸膛上无法骗人的泛粉……

  对,曾经令爱人每每取笑,她却又暗暗喜欢的粉红色性感中的肌肤。

  Tony偏偏还要提醒她这一点,「怎么了,这就受不了了?」也许这亦令他更加兴奋吧。

  他的手指又多一根挤进来,慢慢的抽差插,滑滑地搅动,偶尔用指甲刮她,她看不到他的脸,不知道他的眼睛一直没有离开过她泛粉的脸颊、红润的唇、充血的胸乳,她的每一个表情他都看在眼底,配合在手指对她的掌控上。

  如果他知道她是多久没有这样了,他一定会嘲笑死她。女人想,爱人远走了以后,她可以不再爱上任何一个人;但她青春的身体已经沉睡太久,不由自主、野心勃勃的在Tony的挑拨下召唤爱抚。

  他的耐心真是……每每折磨得她已经快要高潮了,就停下来好整以暇的欣赏她皱眉难过的样子。

  「想要?求我。」

  Tony终於取出了她嘴里的毛巾,连眼罩也解下来。

  光线太强烈,她一时睁不开眼睛。皱着眉小声说:「我……想要……」
  「想要什么?说清楚。」

  他拿昂扬巨大蹭着她的大腿,眉目间一丝征服者的胁迫。

  「我想要你……进入我。」

  「进入你哪里?」

  「我……那儿……」

  她实在是说不出口,脸憋得通红快要哭出来又轻轻颤抖的样子,终於让他忍不住,按着她的肩膀一挺而进长驱直入。

               【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