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人妻小说  »  【杨柳传】(04)
【杨柳传】(04)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肆

  话说那李红和秋月,两人都是惊讶的看着对方,然后各自悻悻地回到各自的房中。

  李红那是细心装扮,在床上服侍两代人的她自要好好表现,自己准备妥当就去了醉心苑。

  本以为自己是第一个,没想到秋月也在,「你……你在这干嘛?」李红毫不给面子。

  「你也……不是?」秋月很是惊讶。

  两人在外尴尬的时候,没想到里间走出了阿仁,阿仁意图明显,这两人自己当然要好好调教把玩。

  「都进来吧!」

  又是那个房间,李红自然是见怪不怪,反而还很兴奋,那个秋月却无比的紧张,那日自己被阿仁玩了好多新花样,自己以前可是闻所未闻的。

  阿仁坐在了床上,思考着该如何玩弄,「主人,这老三为何也在?」

  「你说三姨娘么?她和你一样也是缺爱了。」

  李红却不这么认为,「不会是为了女儿能上个好大学,而出卖自己的身体吧?」
  说着自己笑了起来。

  那秋月脸涨的不行,如果本来说的是污蔑的话,自己会当仁不让的反击的,现今李红说的没差。

  李红又道,「也好,主人我来帮老三她把衣服脱脱,你看她脸都红了。」
  「我自己……会脱,不用你来帮我了。」

  「哎哟,老三,都是服侍过老爷的,现在少爷也是咱家人,你怕什么啊?」
  阿仁也是笑笑,「你这个贱奴,话说的如此轻巧,你不知羞耻么?」说完自己瞧了瞧墙壁上的大物件,并没有什么满意的。

  「主人啊,你还在找器具么?我帮你物色物色。」说完自己从旁边放置小物件的箱子里翻找拿出一个双头橡胶肉棒,「主人,你觉得这个如何?」

  「不错不错,」等会我让你爽个够。

  阿仁让两人把衣服脱了,李红把自己的披衣脱下,然后是束裤,里面连肚兜都没有。

  那略微小垂的芒果奶,还有神秘的倒三角的草丛,「主人,快来我忍不住了,」
  说着一边摸起来自己的乳房,一手摸着自己的下体。

  那边的秋月就慢慢吞吞的,脱去了墨竹色的旗袍,里面是绿纱半透明的肚兜,那对酥乳若隐若现,不过自己还是很害羞,双臂挡着。

  阿仁脱去了上衣,见秋月还是遮遮掩掩的,也先不管了,自己过去让李红先尝尝这双头橡皮肉棒的滋味,把握着中间,拿一头先去挑逗李红的小穴,李红很自觉的也开始摸阿仁的肉棒,两眼迷离的看着阿仁,「阿仁,把这东西插进来,我好空虚啊。」

  阿仁看着妙曼的身姿不断地扭动着身躯,俯下身,一边仔细观摩着李红的阴户,一边一手拿着假肉棒螺旋刺激她的肉瓣,一边刺激她的阴核,不一会开始下体的淫水满溢出来,「贱奴你的小穴这么快就出水了,你看这双头肉棒都被沾湿了。

  阿仁见李红已经开始渐渐入了状态,那双头肉棒的一头便慢慢的进入其中,虽说这小穴是湿润了,但想要把整根都完全没入,那也是比较棘手的。

  李红舌头不自觉的伸了出来,要与阿仁的舌头交融,阿仁也注意到了,自己迎合上去,那舌头柔软,自己与李红接触的时候,身体像是触电了一般,李红不断引导阿仁,手开始去脱他的裤子。

  那秋月还是站在一旁看着,但慢慢的也开始放下双臂,转而隔着绿纱肚兜,抚摸自己的乳房。

  阿仁在与李红舌头交织了一会,起了身看了看一旁的秋月,她在一旁独自沉醉。

  让李红自己先拿着这物件玩耍一会,将那个秋月搂入怀里,秋月之身姿,比起李红那真的是丰满很多,尤其臀围,那真的是傲人一等,还有那对绿纱包裹下的蜜桃乳,不仅大只,而且在阿仁的抚摸下,那乳头竟然也很大颗,而且很性感,很挺拔。

  阿仁解开绿纱肚兜,忍不住去吸食那对乳房,像个孩子一样舔奶,顺便还咬了咬乳头,舌头也是不断的挑逗,从乳晕到乳头,再到整个乳房的各个地方。
  「我的媚娇奴,你的乳房好美,杨琪妹妹吃了你的乳汁,变得白净无暇,我也想吃,可是却遗憾的没有奶水了。」

  舔弄完那对乳房,开始去扒开她裤子,裤子里是秋月的圆润的肥臀,而背对着阿仁,那臀部翘起来,腰间却又这么细,自然地俯下去,上次鞭打的痕迹依然清晰,阿仁津津有味的把玩,双手时而抚摸旋转,时而大力捏起臀部的嫩肉,秋月也不自觉的扭动屁股。

  那中间的汇涌之地令人神思向往啊,阿仁想把自己的肉棒放入里面,那一定将享受到这时间说不出来的快感。

  阿仁将秋月把坐到床上,与李红对坐,「姨娘要乖哦,来和她亲吻,李红听到主人的召唤,手下动作更加伶俐,假肉棒抽插的更加迅速,自己的嘴唇很快覆盖了过来,与秋月的嘴对接,那秋月本来被阿仁抚摸的心意烦乱,现在又迫不及待的嘴巴也停不下来,自己做的只有闭眼的份,两个自己的奴婢,在深吻,舌头与舌头交织在一起,李红开始环着秋月的头颈,秋月本来是弱势,见李红如此坠压过来,自己只好伸出双臂来环抱李红的腰部,自己的下身几乎暴露在阿仁的眼前。

  阿仁趁此机会,把那双头橡皮肉棒狠狠地插入因动情而分心的秋月的小穴里,全然不顾她的感受,秋月被这突如其来的异物刺进了自己的小穴中,自然是大喊大叫起来,那种撕裂的紧绷感,是以前从来没感受过的。

  而李红在使劲的让另一头的假肉棒在自己的穴中抽送,自己也随波逐流,动起来,那种刚进入的疼痛,变成了万千蚂蚁噬咬自己的的酸麻感。

  「二娘别,,红,,慢一点……我要……我的……下面好涨啊。」

  这会儿的情景变成两女在被这双头龙的玩具戏弄,各自表情也异常丰富,阿仁脱去亵裤,露出了自己的肉棒,「两位奴儿,主人的真货要么?」

  李红这个骚妇欲求不满,伸出了舌头,想要舔离脸近在咫尺的肉棒,可是下面的肉棒撑着,没有整根没入,所以难以舔到这眼前的肉棒。「主人……我要,我要含你的肉棒,可是下面顶着,在进去我的小穴就被撑破了……」

  「月奴呢?你想要么?」说着还自己抖动起来,「主人,我也想要……请给我独享,我要好好的吸食它。」那本来的疼痛感,还有不断的扩充自己的小穴,那种涨涨的感觉,使秋月一使力,自己一头的假阳具全根没入其中,当然也理所当然的品尝到美味的肉棒,像是一万年在沙漠中行走,久旱逢甘霖的渴望。
  「哈哈,这一回月奴是赢了,她做到了!」那李红是家里的二姨娘,如今却输给三姨娘,当然也全然不顾下身的疼痛了,也做到了全根没入,也品尝到一边的阳物,这时两人人开始互舔肉棒。

  两个爱奴两种温度,嘴唇的的湿润,嘴里舌头的缠绕,使得自己的快感又上了一个层面。

  李红开始朝自己的方向套弄肉棒,并含住吸食,不甘示弱的秋月握着那肉棒下的两个阴囊开始闻嗅用舌头不断地跳动,抚摸。自己的丹田的精元似乎火热般的被激发出来,就快要炸裂了!

  两人玩弄一会儿,似乎有些乏味了。阿仁也意识到了,便开始让两人小穴不断随着假肉棒双向抽插起来,这样会更加舒服。

  两人照办,这抽插此时此刻已经感觉不到疼痛了,因为每下都到了两人小穴最深处,那一进一出的终极体验,最后,阿仁在两人快要达到高潮的时候,把两人推开,拔出那个沾满淫水的假阳具,各用两只手中指分别插入两人穴中,再续抽插的快感。

  这个房间充满了对欲望渴求,对欲望的期待,阿仁手也越来越快,两人的手各自紧紧的握着他臂膀,最后冲刺到最高处!

  两边女人的小穴同时喷出来蜜汁,而且此景持续了好一会儿,阿仁兴奋的舔食了中指的潮湿的遗留物。

  休息了一会儿,阿仁又拿出麻绳,让先恢复体力的李红给秋月绑上,还给她盖上一层麻布,用绳子系住。

  用自己准备的铐链束缚带先给她固住手,然后两人不知在何处干嘛?这麻布盖着眼睛,什么也看不见,「主人……你和红在干嘛呢?好黑,我什么……也看不见啊!」

  过了好几刻,自己又被阿仁抱起来放在一个冷冷的软木板上,软木板不是固定在一处,而是悬空的,自己头颈,和肩膀腰以上的都被用什么东西给固定了,然后不知谁推了一下,自己下半身一直在不停的摇晃。

  「好了大功告成!」阿仁卸下了她的盖住的麻布。秋月惊呆了,自己好好瞧了瞧,这些构造,头上尽然是固定在天花板的牵引,一个大链链接,然后一个较大的向下的挂垂的秋千架,被固定四个支角,两个大麻绳绑住软木板两侧,自己却坐在上面,晃悠。

  然后有用带链的束缚带绑住了秋千上端位置,自己的两脚脚朝天,双手还被铐住。

  「这能行么?会不会掉下来啊?」秋月对这个秋千还是有些害怕的,自己可不想因为做爱而死掉。

  阿仁没有回答,这个姿势,秋月的湿润的小穴和菊花都彻底的暴露在阿仁和李红的面前。

  「我不想啊……主人,这太……羞耻了……」

  李红却是奸笑,「好妹妹,不要急,老爷和我留下的南洋来的药你试试?」
  说着拿出了绿色的药瓶,从里拿出一颗给她吃,秋月吃了,感觉这药丸略显苦涩,咽下去感觉也没什么了。

  「这是什么药啊?怎么那么苦?」

  「这个是媚药啊,上次我吃了半颗,整个人都像的飞起来了,整个人都冒汗,而且人脑袋里都是空的,全身舒爽难忍。」

  「你这个……骚妇为何要这般玩弄我?」

  「不要生气嘛,我的宝贝,等会让你欲仙欲死好么?」

  「主人什么时候轮到我呀?我也想玩荡秋千,老爷以前都不这么和我玩的,如今我一定要玩嘛?」那李红像个年轻的女娇娃一样,尽是装嫩挑逗的语气。
  「好吧好吧,主人把这个玩爽了,等会来玩你。」

  那个秋月在秋千上两脚被架抬,自己的内心欲火又烧起来了,这个药劲道没想到如此之大,自己全身都在冒汗,尤其头上,头发鬓角也留下了一滴滴热汗,「主人我的小穴好湿啊,」秋月因药丸的缘故,自己下身无端有痒症,而且不止小穴,那酸热感不一会便布及全身。可是自己无法挪动双手,手也被铐住了,那瘙痒无法通过自摸来延缓这药效症状,而且还是一阵一阵的,那真是难受到自己要咬舌自尽了。

  「主人……我求你了……放了我……我的小穴好痒啊……」

  阿仁本来还是不相信这世间会有如此厉害的药,今天是见识到了。

  「你不是很生气么?」

  「主人……我怎么……敢生气啊……」

  「你是最不听话的,主人要惩罚你。」

  「主人,我求你……放过我,好么?」

  在讲话的时候,那淫水从小穴里潮喷出来,阿仁很喜欢这个潮喷姿势,像只母狗一样,把屁股对着你,你当然好好得用脸对着她的的小穴啊。

  小穴喷出的全在阿仁的脸上,一股股粘稠的味道扑面而来。

  「主人好想把肉棒狠狠灌入你里面。」

  「主人……来啊,……操我,操我」

  「你不是要主人放过你么?

  「主人我错了,快来操死我,我真的好想要肉棒进来!」一个女人可以放弃最后的尊严,那一定是遵从了自己内心的选择罢了。

  阿仁看出来这一点,所以能战无不胜的拿下这个女人,有时候要善于利用一个女人的弱点,然后从她内心的阴暗面击溃她。

  这个秋千还真是牢固,阿仁将她唯一坐在软木板上的屁股抬起,自己从后面坐了上去,将她的手链解开,那肉棒早已坚硬无比,自己都不需要把,很快找到了入口进去了,然后让李红在一旁推秋千,那真是极其富有乐趣的画面啊!
  似一对鸳鸯,比翼双飞。

  似一对鱼儿,快活游动。

  秋月汗如雨下,自己使劲的让肉棒冲击自己的小穴深处,自己的敏感地带,便一下一下的坐下去,又用解放的手快速搓揉阴户中的顶处的阴核,让自己体内的燃烧的欲火好好发泄出去。

  在这秋千上,不止是肉棒被夹紧的快感,还有那悬浮的紧张感,这样更加催化了做爱的欲望的提升。

  「好爽啊,主人,好爽……」

  「啊啊啊啊啊啊……嗯嗯嗯额嗯……」

  阿仁抽插的越来越快,秋月从难忍到激情的释放,再到慢慢的瘫软在阿仁身上。

  「我要来了……我要来了……月儿,……姨娘?!」

  「不要啊……不要射里面……上次……也是,这次就不要了吧?」

  这无力的回答,阿仁没放在耳里,自己自顾自的抽插。

  阿仁聚精会神,那股热量全都汇聚在下,自己忘了自己还和这个姨娘还是有身份的牵绊的,可是现今这一刻,已经不管不顾了,

  「我来了……我来了!」随着阿仁的大喊,自己一股脑全都射在秋月里面。
  两人在秋千上喘气,一旁忽视好久的李红,也是看的脸潮红潮红的。

  那秋月被这么折腾,身心俱疲,身体好像痉挛了,不自觉的抖动起来。阿仁将她放在了床上休息。

  李红道,「该我了主人,我都等好久了。」

  阿仁本泄出了阳元需要休息调整下,可自己脑子里闪过一个念头,世间的鲍鱼自己还没尝尽,现在又想探寻女人的肛门,那里紧缩至极,如果自己的肉棒进去那又是什么样的情景呢?

  阿仁让李红坐在床上,张开双腿,那晶莹剔透的淫水从湿漉漉的小穴里流出,「主人,快上我,我刚才看着实在受不了了,我也要主人的肉棒嘛。」

  阿仁用一只手抚摸那潮湿的地方,一根手指不过瘾,两根,三根手指嵌入小穴中,用另一只手挤压她菊花的周围,「主人,不要按那边啊,那里脏。」
  阿仁刺激着小穴,让李红很舒适,但阿仁逐渐转战她的皱褶的菊花,「不要看啊,主人,那里……那里不干净啊。」

  那菊花比之小穴真的的是小,阿仁在那臀下垫了枕头,方便自己更加仔细的观赏菊花。

  自己的手指在小穴抽插,那菊花尽然诡异的一放一缩,,这菊花自己真想用嘴舌去亲吻。

  自己用另一只手,去扣弄李红的菊花,那味道不是特别好,菊花里有些屎黄色的东西,被扣弄了出来,「啊,好痛,不要玩那啊,主人」李红的菊花明显没被开发过,自己还是很兴奋的。

  「需要些润滑油,来清理你的肛门,」阿仁带上了白色的橡胶手套,在手套的食指上涂抹了以前留下的白色润滑油,食指这样进入菊花里,那润滑油的凉意让李红略感疼痛的菊花有些麻麻的滋味。

  这和手指插入小穴中真的不太一样,食指隔着橡胶手套,还是感觉肛门的括约肌,紧紧的包裹着阿仁自己的手指,但时间久了,也起码能渐渐地往里进入,李红从来没有这种感觉,自己突然有想排泄肮脏物体的想法。

  「主人别,我……想拉屎了……」

  「好啊……都排出来,这样省的我帮你了。」

  一个手指在那缓慢的进入,李红为了减缓这菊花里抠弄的异样,自己摸起了三角地带,意图用对小穴阴核刺激,来减少神经末梢反馈的阵阵酥麻。

  阿仁解着用两个手指,这次涂抹了更多的润滑油,这次进去就好很多了,手指进出的速度也变快了,李红的表情也变的安逸起来。

  那菊花洞张开的口也变得很大,自己带着的手套指头上有白色的润滑油和黄色的肮脏物的混合体,闻了一下,那味道有臭味和骚味。

  阿仁从来没操过菊花,「我要进去了,」

  李红自知手指插进去就已经疼痛不堪了,现还要大大的肉棒进去估计自己都死了,那是百般的不肯。

  阿仁在较为疲软的肉棒上抹上润滑油,跃跃欲试,准备进入。

  那菊花张开了口,自己用龟头慢慢的别进去,李红疼的叫了起来,「我的菊花口好涨啊,慢点啊主人。」

  阿仁龟头侵入,那冠状位置被紧紧的包裹着,像吸盘一样,自己似乎马上就要射出来了,「这也太……太紧了,比任何小穴都要……」

  阿仁再也不管不顾李红的感受,自己腹部和腰部这么一挺,肉棒狠狠地挤了进去。

  李红没想到,这一下抽送,自己整个人都紧绷了起来,那下身无比的剧痛,肛门被肉棒的进入给无情的撕裂开,「要流血了……我真的好痛啊……」

  「主人,我不要玩了……」李红泪腺大开,眼泪哗哗的掉下来。

  阿仁在李红声泪俱下的时候,凝聚精神,在那热乎乎的菊花里停留,为了李红能继续,自己只好去吻她的红唇,吻她的耳根,这样似乎能转移她的注意力,这样做了了一会儿,自己下身开始抽动,是在那狭小的空间磨动。

  「哦……哦,肉棒在里面渐渐地可以抽动开来,也是在润滑油的作用下,要不然菊花干燥,自己的肉棒都要被磨层皮。

  干了一会儿还换成侧插,这个姿势倒很舒服,还能看到肉棒在进出的模样,菊花洞外的一翻一翻的,是在让人惊讶!

  李红被阿仁这么大开新世界,自己的小穴无休止的流出蜜汁,现在内心是两种感受,冰与火的交融,天堂和地狱。

  自己的心情也是一上一下的,快感和痛苦交织在一起,冷汗从额头滴下。
  自己下身被阿仁全部占有,他就像魔鬼给自己下盅了,下身再也不受自己控制,阿仁抽插的越久,自己的心智就越迷离。

  阿仁自顾自己玩耍,那李红向翻着白眼,小穴里尿水和淫水混合物不断地流在床上和自己身上。

  自己见这般景象,打桩的速度越来越迅速,「要来了,我要来,」阿仁大力的喊叫着。

  肉棒与菊花的黏合感越来越合乎在一起,菊花里面有些热乎乎的东西冲击自己在里面的龟头顶部。

  突然一下子,一股浓精全部射到里面,自己又拔出来,不断的撸动红肿的肉棒,将余精射到李红早已扭曲,早已无意识的的额头上,脸部,嘴唇上。

  再看看李红的菊花,长时间的填充,导致肛门口一直大大的张着,里面的白色,黄色的物体流出来,小穴也是糟乱不堪,阿仁是没想到,这次开后庭,尽然让李红大小便失禁。

  阿仁现在也是浑浑噩噩的,脑袋刚才过于集中于抽插,看着床上的两个昏睡的女人,自己内心起了大大的波澜。

  后续,李红醒来的时候身边没有人了,房屋似乎也被人打扫一番,自己的肛门到现在还是火烧般的疼痛,走路回去都有点踉踉跄跄的。

  这日,阿仁经过下午的折腾,自然是需要洗个澡,稍微休息下,喊丫环烧好热水放入西洋式的浴缸里。

  这几个放水的丫环是珠儿,秀儿,还有那个新来的张云,珠儿便道,「小爷放水的时候,你看看,这姑娘咋样?」说着指了指旁边的女孩。

  阿仁本干完事,已经身心疲惫,也就瞧了瞧,「你说这个?在秀儿旁边的这个女孩,她是张云是么?」

  「对啊,小爷,中午你带过来的,张云,云儿啊!」秀儿道。

  阿仁见这么说便仔细看,那个双马尾剪掉了,一头干练的中短发,皮肤也变得白净了,眼睛水汪汪的。

  「这个是张云儿?怎么和中午阿妈带过来的人儿一点也不同呢?」阿仁挺惊讶的。

  珠儿和秀儿抢着说,都向阿仁邀功,「那是自然啊,我们的化妆打扮手艺可不比姨太姨娘差啊。」

  阿仁道,「你们我不知道?都是春兰的功劳吧?个个口气倒不小。」

  叽叽喳喳的时候,阿仁有些不耐烦了,要求她们赶紧试水温,那个云儿刚来倒是低头应答跟着进去了。

  「主人水温刚好,叫云儿帮你脱吧。」珠儿道。

  「哎呀,珠儿,云妹妹刚来,你就叫她给少爷脱衣服不太合适吧?」秀儿道。
  「这有啥不合适的,以前我们也是这样过来的,主人的那话儿我们又不是没看到过。」说完捂着嘴笑起来,珠儿和秀儿先是看了看阿仁,又看了看一旁红着脸的张云。

  阿仁也是起哄,「你们两一见面就闹腾,说的让我心烦,脱个衣服还要磨蹭,不脱我自己脱了便是。」阿仁实在没心情和这几个丫环玩。

  最后还是让云儿脱,也让秀儿和珠儿出去等着,那个云儿第一天便替主子宽衣解带,手脚却有些不利索。

  到脱完只剩亵裤的时候,云儿倒不敢再脱了,一头别了过去。

  阿仁问,「怎么了?怎么又不脱了?」

  「我……我……我不知道」

  阿仁见那个云儿脸泛红,不敢正视自己,低下头。

  转念一想,便严肃地道,「我是请你来干活的,不是不服从老爷我命令的。
  你也是第一天,这次就暂且原谅你了。「说完自己脱下了亵裤,那还没抬起头的肉棒便展现在云儿面前。

  云儿本就是乡下来的淳朴姑娘,怎么又会见过男人的生殖器官呢,在乡下男女这么开放,都会遭人非议的。

  阿仁赤裸全身缓缓的躺在浴缸里,云儿眼睛禁闭,别过头。

  阿仁看了看云儿,也是搞笑的可以,这姑娘难道真没看过异性身体,自己便逗一逗她。

  「我现在命令你,把眼睛睁开,过来给我洗身体。」

  「我真的……做不到……我做不到。」

  「你要是做不到,等我洗完澡,你就收拾行李走人吧。」

  云儿听到这么说,自然是更加着急,慢慢的从口里挤出几个字,「我……不要让我走……我没有家了,没有人肯收留我的。」

  「那你就乖乖的睁开眼」

  云儿思考了一会儿,便睁开了眼,一下子阿仁的全身都展现在自己面前。
  那异性的全身,那健壮的男性肉体,而且罪恶的两腿之间肚子的下方,男性的生殖器赫然出现。

  「怎么了?云儿,你过来替我洗洗,我身上脏兮兮的,」

  「那里……我第一次……见。」

  「那里……哪里?」

  云儿说着指了指阿仁的下体。

  「哦,你说我的肉棒啊,你喜欢么?」阿仁玩笑开的越来越过分。

  云儿不语,自己本来就是一个纯洁无暇涉世未深的女孩,如今看了男人的身子,自己还要替赤裸的男人搓洗呢,那就更加磨蹭起来,这洗澡的时间本是快的,现在却变得如此漫长。

  「快,你在拖延下去,你就真的滚了!」

  云儿没办法,拿起了白布沾湿了水,往阿仁的肩膀擦拭,再往他胸部走,隔着也能感受到阿仁的胸膛的坚硬,再是肚子,再是腿脚。

  「嗯,不错,以后再是轮到你帮我沐浴时候就是这样,知道不?」云儿点了点头。

  「现在帮我洗下面那玩意!」

  云儿看了看红润的肉棒,阿仁还不断那香皂去擦拭那,自己还用水去洗却龟头的污垢,不一会便大起来,你说那新来的张云见了此场面,心脏跳动的剧烈,不断吞下口水,脸越来越滚烫。

  自己竟然不自己觉得伸出手来。

  「来吧,快点。」说着自己伸出手把着那双芊芊玉手按在自己的肉棒处,这是张云儿自打出身一来,第一次看到摸到一个男人的肉棒,那东西在热水中,尽然不会低头,反而更加活跃哩,一直在跳动呢。阿仁吩咐,「」你擦点香皂在手里,抹均匀咯,在这个肉棒的冠处环着套动,并上下动,那样才洗的干净。这个张云儿还听的仔细,如此照办,而且还很温柔的摆动手臂,自己当然是享受得很,在自己正舒服的时候,那外面的秀儿和珠儿却等不及进来了。

  「小爷,你还洗啊,再洗你的那话儿都要脱皮咯!」

  阿仁泡在浴缸里,睁开了眼,「你们进来作甚?」

  「哎哟,小爷,你就别耍云儿妹了,她什么也不懂,你却让她给你按摩下面那肮脏货呀?」秀儿说着还笑嘻嘻的。

  「你这天杀的丫环,老子正享受免费洗浴呢,你们却来捣乱,等我哪天空闲,定让你们享受起来!现在我却没性情了,你们可以走了!」

  云儿总算可以走了,向阿仁告别,便和那秀儿,珠儿出去了。

  阿仁也是,洗完澡便回房休息了。

  到了次日,是见当地教育局和教育司的人时间,由阿武介绍引荐,阿仁带着三姨太杜秋月,坐着车,去他们所说的西洋式酒店聚餐,那西洋的酒店真是气派,和杨府的传统楼市完全不是一个风格。自己和秋月被安排在了贵宾包间里,阿武道,「阿仁啊,他们马上到了,你好好和他们说,钱和物自然是少不了的,还有父亲亲自打了通电话给我们的局长,我想问题应该不大的。」

  到了点,人陆续来了,小武给两边各自介绍。

  「刘局,王局,这是那个杨琪的哥哥和母亲,」

  那个刘局是局长,四五十岁的样子,脑袋上一头的银白发,国字脸,教育局长确实一副威严的样子,脸上带丝笑容。那个副局王局,就略显猥琐和纤瘦,,脑袋顶着绿洲,当小武介绍秋月的时候,那眼神就聚焦在了她的身上,仿佛人都没穿衣服似的。秋月也注意到了,害羞的低下头。

  「亚尔小弟,杨琪成绩不太好,我们怕是也不太好介入嘛。」王局道。
  「刘局,王局,我妹妹一直在我们家里人的监督下,努力学习,但是缺个机会嘛」说着从带来了黑皮箱子里,从箱子里好几锭的黄金出来,按在座各个职位大小,分了出去。

  那刘局倒是很淡定,自己也是司空见怪这种场景了,那个王局倒是乐的不行,一直符合点头。

  其他几个教育司领导都干杯回礼。

  那刘局便道,「公立大学那是没法的,但是花钱的私立大学,还是可以操作的嘛,而且学业课程和公立一致,教学资源还是丰富的,不比公立的差太多的,亚尔和你妈妈觉得怎么样?」

  「那就私立的嘛,」阿仁应答。

  「那我们就来商量下相关事宜。」这些事都在这次聚会的议程里,中间倒没什么需要反复说起的点,后面大家正事聊毕,都是举杯干杯。

  接下来就是饮酒聊天吃饭吃菜,过了许久,那几个教育司的人都不胜酒量一一告别了酒席,桌上还有已经被灌了许多酒的小武,「我和你说……阿仁,你这家伙,小时候老是惹絮絮生气,哈哈,你这家伙,真的是一刻不得闲啊……」这小武真的是喝了很多酒,胡言乱语的。

  「哈哈,小武啊,酒量还是一如既往的差啊,」刘局也开始不怎么严肃了。
  「老刘啊,你不觉得亚尔老弟家里不仅家缠万贯,而且尽是金屋藏娇啊,你妈妈这么漂亮年轻啊。」老刘点了点头。

  那个秋月本来是不会饮酒,但被亚尔和两个局长劝酒,也是无奈喝了几杯,没想到这酒后劲大,刚喝只是觉得喉咙有些火辣,后面脑子有些天旋地转的,只是笑嘻嘻的应答,「王局,我是亚尔后妈,只是三十出头罢了。」

  「哦,这样啊,怪不得皮肤还是这么好,」刘局那那眼睛也不自觉往秋月身上瞟。

  阿仁请注意到酒桌上的气氛,那个小武是趴在桌上不起,刘局王局倒是和秋月开玩笑谈话,不亦乐乎。

  「王局,刘局,这里上半场,我们聊的这么尽兴,不如去附近的高档西洋公寓酒店,里去玩玩,我在让人买点好酒我们继续,也答谢对我妹妹的帮助怎么样?」
  两个局长欣然接受邀请,开了一间大房,房里装饰极其尊贵风靡,墙上的西洋画也是催人情欲的裸体画。

  阿仁见那两个上了年纪的局长,毕恭毕敬的坐在那椅子上,「王局,刘局,喝红酒,不要客气,」两局长心思全然不在自己这边,眼睛都看着秋月。

  那酒进肚肠,自然是浑身发热,秋月一天把一年的酒都喝了,已经有些晕厥,阿仁坐在一旁扶着,「姨娘,姨娘你醉了么」说着当着局长的面摸着她的腰围,而这粉色裙子的下沿被拉褶上来,这大腿白白嫩嫩的暴露在两个痴汉面前,尤其是王局,仔细的瞧着,生怕漏了一点景色。

  这场公寓酒店里的以酒会友,也是阿仁报答局长对自己妹妹升学的贡献吧?
  将自己的亲爱的性奴秋月推向了陌生人,那之后又会发生什么样的事呢?
  「未完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