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人妻小说  »  【我的性生活和母亲有关
【我的性生活和母亲有关
【我的性生活和母亲有关】


    字数:1.2万字
    排版wzbbbu

  一我是一个各方面都很优秀的人,身体条件,智力条件,经济条件,所以我 是一个很自信的人。

   我今年30岁,是一个公司的经理,公司的业务也很成功,这一点我很欣慰, 公司的董事长是我的母亲,她是这个公司的创始人,她很瘦,但是她给人的感觉 并不是干巴的那种,她很有活力,全身都透出了精明和干练,她只所以创建这个 公司当初完全是因为我父亲很早的过世,她为了打发寂寞而无心为之,没想到有 现在的成绩。

   我同时也是一个拥有痛苦的人。我在我23岁的那一年大学毕业,同年和我 一个青梅竹马,后来又在一个大学读书的女孩儿结了婚,我们互相深爱着对方, 但是我们之间在我二十五岁以后开始了大多数夫妻共有那种生活的发展历程。吵 架、冷战,再吵架,更长时间的冷战,就这样将近7年的时光就这样一点一点的 耗尽了。

   说到这里,本想把我和我妈妈、妻子的名字告诉大家,但是因为这件事儿的 真实性,况且整件事情的人物并不多,我就用我、妻以及妈妈这三个称呼来给大 家交待这件事儿的经过。

   其实我们之间吵架,就是我和妻之间吵架没有任何复杂的原因,唯一的一个 原因就是我的身体,我从我们结婚一直性能力都不是很强,十次性生活总有1~ 2次出现阳痿早泄的现象,当时归咎于年轻,经验不丰富。因为在我单独的时候 我的能力强着呢,有一次皮都搓烂了,还没有射出来呢!但是我和妻子的性生活 却一直都不是很满意,这一点我很痛苦,心里压力也必较大,到了二十五岁,妈 妈催促我们赶快要孩子,这样她就可以抱上自己的孙子了。虽说妈妈已经49岁 了,又有繁重的工作,但是她还是觉得自己可以带孙子。而且她也放言说只要我 们有一个男孩子,她就把公司所有的权利交给我。这样一个资产上亿,员工过千 的大公司对我和妻子的诱惑力确实都很强,这样无形中我们就加强了努力的力度 和频度,狠快我开始出现不支的现象,发展到最后完全不能勃起。

   我和妻很多次偷着去医院检查,结果都是我们两个完全健康,如果有问题, 就一定是心理方面的原因。这使我们两个都觉得不可思议,因为我从小到大都是 在一个快乐的,宽松的,甚至有些恣意妄为的环境里长大的,根本不会有什么压 抑障碍,怎么会产生心里疾病?这一点我的妻子可以为我证明,因为直至今日三 十多年的日子里与我有关的任何重大的、轻微的事件几乎都和她有关系。

   因此,我不能接受这个说法,从那以后就不再去医院作检查、作治疗了。这 样我的妻在最近的五年里基本上是没有性生活的状态度过的,这一点我可以保证 的,因为她对我的爱基本上已经到了长进了身体的每一个细胞的程度,她对我在 这三十年里只有过一次撒娇,那就是从28年前开始一直持续到现在。因此她是 从来都不管我得情绪变化的,我们吵架并不是结婚后才开始,也是从二十八年前 就已经开始了,但是我一直都不知道我为什么会要对他那样的迁就,也许从小到 大最喜欢她的就是我妈,也许我早就知道她将来是一定会和我睡在一起生儿育女 的,也许是因为我过早的爱上了她?总之原因是不清楚的,但是我爱她不因我们 吵架而改变。

   不管怎么说,我得鸡鸡还是不能勃起,妻子已经很多次的为我做过闺房中治 疗了,她买性感内衣,跟着老外的毛片里学着在我面前大跳艳舞,为我口交,答 应我如果我可以的话她不怕疼,让我插她的屁屁等等。可是这一切还是无济于事, 我依然阳痿。终于我的妻子失望了,它把精力完全投入到了公司的业务上去了, 完全是像当年我父亲去世时候的妈妈,拼命的工作。后来她不怎么回来了,天天 的全世界的飞来飞去的,几乎完全接过了妈妈手里的工作,这样妈妈倒是闲下来 了。

   这些年我们之间的事情妈妈也是有所耳闻的,同在一个屋檐下生活不可能保 密功夫做的完全的天衣无缝的。这天,妈妈把我叫到她的房间,妈妈还没有起床, 我去的时候妈妈正在穿上衣,「你把我得裤子给我拿过来!」

   「哦!」说实在话,今年54岁的妈妈看上去还想一个少妇,身材,脸面甚 至最易老去的肌肤完全不输于我三十岁的妻子。看见妈妈雪白而富有弹性的肌肤, 以及被乳罩包裹着的娇挺乳房,我久违的鸡鸡突然傲然挺立,吓了我一跳,我完 全不知所措。很不巧的是这一幕刚好被正穿衣服的妈妈看见,她的美丽而又娇嫩 的脸上突然现出了一抹红晕,说话有些犹豫。但最后她还是镇静下来说了:「你 们两个的事儿我听说过一些,但不详细,今天我正好要去看医生,你和我一起去?」
   「我不去?我没病!」

   「从你结婚到现在,很多年了,如果不是她的毛病,你就一定要负起责任了!」
   「我自己会去的,你别管了!」

   「好孩子!张医生是一个很好的心理医生,接受她的心理辅导,对你来说并 不太困难的,她是国内知名的专家,又是妈妈中学同学,我觉得他能够帮到你的!」
   「好的!不过我自己明天去!」我有确实想找一找自己是不是真的有什么心 理疾病,但是我真的不是很想和妈妈一起去,多糗的事情,妈妈在一旁听着自己 儿子娓娓道来的是儿子的鸡鸡怎么不举?

   「儿子,你不懂了吧!」妈妈好像是看头我得心里了,「心理医生咨询都是 单独的,而且私密性极强,如果你们之间的谈话内容在外界泄漏,你有权利控告 她的,因此你不用担心!」妈妈还在打消我的顾虑。

   「好吧!」我没办法,终于和妈妈一起来到了医院。

   二张教授的心理诊室是极为讲究的,一共里外四进的格局,病人等候区在最 外边的房间,里面是护士和工作人员的工作室,中间有一个房间是空的,里面什 么也没有放,完全隔音,墙被涂成黑色,最里面有一个面冲海的大房间,有极大 的落地玻璃窗,房子从中间被布局成了两个世界,一边暧昧,并充满了挑逗;一 边是安静,从容,祥和。这两个部分之间没有任何隔断,但是任何人进来他都能 够感受这两个世界的差别和中间那个无形的隔开。

   张教授把我叫进来以后,当我从完全黑的房间一下子走进来,我的视觉受到 了莫大的冲击,我甚至能够厚感受的自己的身体一边冰凉一边火热。

   「进来吧!你妈妈刚才给我介绍了你的情况,希望我能够帮助你。我很同情 你,同时我也希望能够帮到你,但是我告诉过你妈妈能够帮助你的还是你自己!
   你懂了?「

   「是的我懂了,张阿姨!」

   「那好吧,我们开始,你到这边来坐。」她把我引到了左边那个从满挑逗的 房间正中间的一张非常宽大舒适的椅子上坐下,「你坐一会儿,我去换件衣服!」
   「嗯!好的。」这个时候,我仔细的看了看这边的布局装饰,这里除了眼色 的变化,没有任何有关性的描述和画面,但是这里确实充满了暧昧的挑逗!
   这时,张教授开门进来了,啊!我得眼珠子都要调出来了,她穿了极其性感 的衣服,样式,面料,以及颜色完全是正规的,和其它高档衣服没有任何区别, 但是我看她一眼,却能够感受她的身体像液体一样在我的脑子里流动。一种欲望 充斥我的血液,这时候,我再看她的脸,怎么回事儿?怎么会是妈妈坐在我得身 旁,我能够感受到妈妈在我赤裸的身体上来回的抚摸,最后抓住了我得阴茎,我 还能听见妈妈在喊着爸爸的名字,妈妈把嘴凑到了我的阴茎上面,一下子含住了 它。这时的我心中有一个声音一直在挣扎着,喊着:不要啊!妈妈,我是你儿子!
   慢慢的随着我得叫喊,妈妈的影子逐渐远去,我也慢慢的失去了意识,我睡 着了。

   当我醒来的时候,我还在那张椅子上面坐着,而张教授刚刚从外面进来,和 我刚来的时候的穿戴完全一样,进来就对我说:对不起,刚才外面有一朋友,见 面就聊了两句。要不今天就现这样,因为催眠需要很长的时间,我们再约,你看 行吗?

   「那好吧!」我一边回答,一边起身准备走,这时候我感到自己的裤裆内冰 凉的,湿滑的黏液沾满整个屁股,我不禁的啊了一下,这时的张教授唇边泛起了 一丝不易被查觉得的笑容,但是她还是做出了惊讶的样子问我:「怎么了?」
   「哦!没什么,可能坐的时间久了,猛一起来有点头晕!」

   我出来见到妈妈,平时高贵严谨的妈妈见到我出来,突然慌乱起来,而且脸 也是红红的,我走到跟前对妈妈说:「我们走吧!」

   她才很机械的对我说「走吧!」

   我推说自己不是很舒服,不想开车。(其实是因为裤裆里又凉又粘,不舒服。)
   就坐在了副驾驶的位置上了,妈妈开车。

   开始的时候,我们的情绪都慢慢的开始平稳了,可是当车子驶上公路的时候, 车内的温度慢慢的暖了起来,这时我才感到了自己的又一大错误,因为这个时候 我闻见了自己裤裆里慢慢散发出来的精液的味道,这时候的妈妈突然荒乱了一下, 我知道妈妈肯定也闻到了这股子味道,我得心里尴尬的都快要晕过去了,简直想 快快的逃到天边去,我正想和妈妈说自己想到后座躺一会儿,可是我那总是不争 气的鸡巴在这个时候又一次暴怒勃起了,我都快晕了,也不敢提出停车到后座的 要求了,只好就这样的挺着到家再说了。可是妈妈在这个味道熏陶下,感到越来 越不自然,车速渐渐的快了,我只好闭上眼睛听天由命吧!好在我们安全的到了。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我和妻的情况并没有什么改变,偶尔一次她在家住的时 候,我照样的不举、不能、不堪,这使得本来已经心情沮丧到了极点的她心里更 加难过了。这日我听她在给妈妈汇报美国分公司筹建的情况,想下个月去那里视 察,顺便在那里呆上一段时间,考察一下市场。后来妈妈挽留了几句,后来也就 同意了,她实在没有办法想出一个好的理由对媳妇解释。

   临行的那天晚上,爱我又有点恨我的妻子,主动的挑逗我,想做出最后的努 力,可是一切无济于事,我得那个东西像面条出入她的口中,毫无生气。正在她 准备放弃的时候我看见了妈妈在我们的卧室门口出现了,她正准备推门进来(因 为我得无能,妻子很长时间已经不介意我们两个睡觉的时候是不是关门了),看 见妻子正用嘴含着我得鸡鸡,她一下子呆到那里了,而这时的我看见了妈妈,那 个东西一下子居然神奇的硬了起来,我也来不及想这是为什么了,我把妻子一下 子推倒在床上,把鸡鸡对准她的小屄一插到底,妻子在惊讶、惊疑、惊恐中一下 子紧紧的缠住了我得身体,享受着久违的充实。而还在门边的妈妈惊奇的看着了 这个全过程,只看得她粉脸通红,正准备离开,这时她看见了儿子眼中哀求得眼 神,母子心灵是相同得,她知道儿子不想她离开,也知道儿子心里这一会儿想得 是什么,更知道也许儿子想推倒得那个……,想到这里她真的有点站不住了;可 是她还是站住了,她没有走,她倚在门框上承受着煎熬,知道儿子把媳妇干得不 能自持得开始说话了:「老天啊!我得男人,你,真的是你吗?我要死了!……啊……」


   在儿子发射得那一刹那,妈妈赶紧得离开了,她几乎是小跑着会自己得卧室 的,几十年在商海历练得镇静这一会儿完全失去了作用,从儿子今天的表现她知 道那天张医生说得完全是对的。那天给儿子催眠以后,张医生让她也进入了治疗 室,可是就在治疗的过程中,儿子道出了自己深藏在心里二十余年的秘密,使得 她在张医生的面前异常尴尬,不过张医生倒是一副司空见惯的样子。

   那是二十一年前的冬天的晚上,也就是丈夫去世一周年的那天晚上,由于外 面大雪压断了电线,室内的温度骤降,妈妈只好把儿子叫过来和自己同睡,为了 取暖,他们彼此都穿的很少,这样再裹上厚被子,还是挺暖和的。朦朦隆隆中, 自己的老公好像是回来了,他温柔的抚弄着自己,挑逗着自己久违的春情,这时 候的她俯下身躯,含着了老公的鸡鸡,感到一种久未有过的充实,这时候的她很 激动,她想和老公真的完成一次,她不顾羞涩的垮了上去,可是原本好粗好长的 老公的鸡鸡怎么一下子变的很小了,她对着自己的屄口塞了又赛,可是怎么也不 能进去,有的时候进去一点,也像是一根牙签一样的不过瘾,突然她听到有人在 喊妈妈,她一下子惊醒了,看见自己骑在儿子身上,儿子的刚才九岁的小鸡鸡在 自己的屄缝里,但是没有进到自己的阴道里。她的头翁的一下,不知道接下来该 怎么办,因为她明确的看见儿子是醒着的。很快,她知道一定不能使儿子记得这 件事情,她就模仿着睡梦的样子一边一边的强调告诉儿子刚才是在做梦!这样当 儿子第二天醒来的时候,神情虽说是有点茫然,倒也没有问什么事情,慢慢的这 件事儿的阴影在她的心里也淡了,因为儿子好像真的不记得那件事儿,这使她感 到很欣慰。同时从那一次以后,不管遇到什么样的情况,她都不再和儿子睡一张 床了。

   没想到饶是如此,还是在儿子幼小的心灵上留下了伤害,她今天感到了很伤 心,也感到了很大的冲击。不过儿子的记忆毕竟是有限的,在催眠的情况下也只 能记起自己吃他的鸡鸡的那一段,这样在外人面前自己不能够算的上特别的尴尬!
   毕竟自己和儿子有性器官的接触的事儿并没有人知道。

   张医生知道了病因以后,知道她希望这件事儿不要太过与张扬,仅限于她们 两个知道,更不能扩展到她的儿媳妇,希望她能找一个适当的机会,亲自和自己 儿子谈一谈,把这个心理上的结解开,这样,儿子的病也就自然的会慢慢的好起 来的!

   但是妈妈怎么也没有想到,今天在儿子两口做爱的的时候我,被自己撞见了, 儿子那个阳痿的毛病居然马上被克服了。

   这时候,在床上忙活的我真的害怕她离开了以后我的毛病会有从新的回到我 得身上,我用眼神哀求她不要离开。妈妈真的就站到那里一直等到我射精的高潮 来临忘情的呼喊的时候。说实在的,由于这种感觉久违了,我爽的很畅快,我没 有注意到妈妈是什么时候离开的。

   妻子温柔的都快要挤出水了,由于她很想怀孕,所以,不敢马上站起来,即 便这样还是找来床边的卫生纸给我清理着鸡鸡上的黏液。我自己的心里则在祈祷 希望我这一次真的好了,站起来了!

   妻子退了机票,推迟了行期,而且还取消了在美国那边的休假计划,虽然美 国之行一定要去,但是多则两个月,少则一个月肯定能回来。

   但是在接下来的一周的时间,我又开始像以前一样,完全不举了,我很痛苦。
   我以为自己好了是因为我一直在吃药,那天妈妈在场完全是给我一个更加刺 激的巧合。可是后来这几天的实验证明并不是那样的,虽然妻子一直在鼓励,可 是并不成功,我不能完全的释怀,因为妻子毕竟是退了机票,推迟了行程,来企 盼自己延续辉煌!

   可是怎么才行啊?我只好求助于母亲了。

   这日上班的时候,我来到了董事长室,和妈妈说起了自己这几天的经历,也 说出了自己的苦恼,但是我并没有要求妈妈在我性交的时候能够出现在我的房门 口,我只是说自己准备晚上10点左右再和妻子试最后一次。

   三妻子拿了明天的机票,晚上我们一家在外面吃饭,妈妈的心情有点飘忽不 定,我知道妈妈为晚上的事情烦恼。我内心感到非常的歉意,但是我不能表达出 来。

   回家以后,我很早就去床上养精蓄锐,我告诉妻子不要超过9点半来睡觉, 我希望的是她能给我半个小时的调情的时间。妻子从那一次以后很顺从,很准时 的来到我身边,我温柔的抚摸她,一个个的解开她的扣子,一点一点的脱她的衣 服,妻子在我的温柔和挑逗之下,完全的失控了,从她的嗓子里不是的发出了压 抑的鸣叫般的呻吟,这时我们房间的气氛已经很淫靡了,可是我得鸡鸡还像一条 肉虫那样垂着头。

   当妻子进入了忘我的状态是,我还是不能有丝毫的抬头,自己这时候很丧气, 觉得刚刚建立起来的一点点信心一下子消解无影无踪了!就在这时候,我看见了 房门被慢慢的推开了,妈妈穿了一件很性感的睡衣,站在门口,用她那诱人的双 眼目不转睛的看着我,当我和妈妈的眼神相遇的时候,我得鸡巴一下子站了起来, 我戳进了妻子早已泛滥成灾的屄穴,妻子很大声的叫了出来,感觉的是在释放长 久的压抑,在她的脑子里完全不在顾及楼下的妈妈是不是能够听见了!

   当我的插入妻子的阴道是,我看到妈妈身子也收缩了一下,做出了一个承受 冲击的动作,虽然妈妈是下意识的,可是我更加的兴奋了,像是脱缰的野马,在 妻子的身上驰骋,这时候站在门口的妈妈好像已经站不住了,缓缓的靠在了门框 上,长长的出了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