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武侠古典  »  【双星记】
【双星记】
第五十三章

   「公子,您发现后面跟踪的人了?」

   赵斌笑道:「出了红袖院一会儿我就察觉到了,这人轻功、内力都不错,看 来杨名对你还挺重视,竟舍得派个高手过来!」

   「公子过奖了!」

   「我不能在大街上动手,前面有个巷子,你进去只管往里走,后面的人交给 我!」

   傅舜是乾天庄一个护卫头领,被杨名派来监视红梅已经两年多了。杨名每月 都会着人送来不少银子供他吃喝玩乐,而他只需注意红梅的举动有无异常,虽然 不清楚杨名有何用意,但这份极为轻松的任务他还是很乐意接受的。

   一直不曾有过异常的红梅却突然与一名年轻男子外出,这让他很是怀疑。眼 看前面不远的两人转弯进了巷子,他加快脚步跟了上去。刚进小巷,他愣住了, 前面只剩下红梅一人在独自行走!

   不过两个呼吸的时间人就不见了,只有一种解释!

   「不好,被发现了,对方是高手!」这是他脑中最直接的想法。

   一转身,只见刚刚消失不见的年轻人竟诡异地站在了他面前,面无表情地望 着他!

   「此人身法之高明,简直让人匪夷所思!」

   一想到他能悄无声息绕道自己背后,傅舜只觉头皮发麻。他不准备坐以待毙, 使出全力,双掌击中赵斌胸部!

   赵斌纹丝不动!

   「这,!!!」傅舜彻底傻眼了!

   还来不及有所反应,一股巨力从赵斌身上迸发而出,将他震飞摔倒在地上。 才爬起身,傅舜便被点中了胸口大穴,顿时动弹不得。

   红梅走到了傅舜身后,问:「公子,怎么处置他!」

   「他是杨家的人,倒没做过什么恶事,送到衙门随便安个罪状关上几个月。」
   赵斌捏开傅舜嘴巴,弹入一颗药丸,看着他因恐惧而扭曲的脸,笑道:「别 怕,这药只会让你在一个月里功力尽失!」

   「公子,您真够仁慈的!」

   「走吧,等下我会让人把他送到衙门的。等他恢复了功力回去报信,你的姐 妹们应该也救出来了!」

   ……

  炼狱总坛,萧教主正在后院赏花,白头翁的声音从后面传来,「教主,五毒 教来信了!」

   「说!」

   「信是赤语玲写来的,她答应与我们结盟,但是要我们助她登上教主之位!」
   「合情合理,答应她!」

   「教主,属下有一事不解!论武功,五毒教目前只有青槡一个顶尖高手,没 了他,五毒教还有什么可利用的价值?」

   「鼠目寸光!五毒教从不以武功闻名,而是驱虫、施蛊、下毒之术!被成千 上百毒虫围困,想必就算白老你也会毛骨悚然吧!加上其在苗疆的地位,实力绝 不能忽视!从武当回来后我思虑很久,朝廷已经开始注意我们,一旦知道我们的 野心,绝对不会坐视不理,所以,必须要在朝廷对我们足够重视之前拉拢强有力 的盟友!」

   「教主真知灼见!」

   「叫罗汉几人去一趟,路上注意不要被峨眉察觉。如果任务失败,提头来见!」
   「是,教主!」

   「另外,让他们所有人出动,尽全力拉拢大大小小的门派势力,如有不从, 格杀勿论!」

   「是!」

   随着两道命令传递下去,江湖大乱在即,一场腥风血雨眼看就要来临!
   ……

  花了一个多月时间,赵斌终于将红梅的姐妹们一个个解救了出来,而这一切, 尚在游山玩水的杨名还不知情。

   赵斌将十几名姑娘送回了就别的家乡便动身离开,红梅则执意跟在他身边。 三人边走边打听,行了大半月终于到了剑阁村外。

   看到前方不远处宁静的小山村,赵斌突然停下了脚步。

   邢岩问道:「怎么不走了,马上就要见到琳儿了啊!」

   见他一直沉默,邢岩又接着说:「哦,我猜到了,你不知道怎么跟她开口! 不如兄弟我帮你说出来吧!」

   赵斌扭头看了他一眼,便往山村走去。邢岩不解地摸了摸脑袋,搞不明白他 是何意。

   「邢公子,到底是什么事他说不出口啊?」

   红梅拉了下邢岩衣角,一脸八卦地望着他。

   邢岩白眼一翻,「你自己去问吧,我可不想被他臭骂一顿!」

   身穿青色布衣却依旧楚楚动人的沐琳与前来探望的水玉寒正在切磋武艺,两 位貌美的妙龄女子彩蝶般在院中飞舞,便是一旁的剑圣也颇感赏心悦目,不感兴 趣的就只有趴在篱笆边上打盹的「小猫」。突然,两只尖尖的耳朵快速抖动几下, 「小猫」抬起偌大的虎头,朝着村子唯一的大路尽头望去,接着站起身,轻轻 「吼」了一声。

   对它懒惰个性无比了解的沐琳觉得有些奇怪,停下道:「小猫怎么了?」
   剑圣竟抚须仰头,双眼微闭,似在品味什么,「客人到了,有三人,其中一 个功力已有我二十年前的水平!此等高手我竟不认识,却不知是哪一派的!」
   接着又兴奋地说道:「隐居二十多年,真是技痒难耐啊,哈哈哈哈!」说完, 便飞冲了出去。

   赵斌和邢岩有所感应,同时停下脚步,二人相互看了一眼,既兴奋又凝重!
   「护好红梅姑娘!」

   赵斌感觉到前方这股前所未见的强烈剑意锁定着自己,取下身后古琴,然后 吩咐一旁的邢岩。

   近了,越来越近,终于能看清对方的样子了,一边是气势汹汹白发苍苍的老 者,一边是严阵以待俊朗清秀的少年!

   剑圣疾驰而来,见到赵斌手中古琴,眼神越发凌厉起来,一旁的高壮年轻人, 所摆架势也颇为眼熟,忖道:「原来是那两个老家伙教出来的徒弟!」他早就从 沐琳口中得知二人曾去过哪里,自然已经明白他们的身份。前面这个站着的俊少 年应该就是自己未来的孙女婿了,「就让老夫看看你的真本事吧!」

   剑圣身上爆发出的气势不减反增,右臂平举向前,带着身体如一柄锋利无比 的宝剑直刺过来。

   「叮!」

   赵斌试探着弹出一道音波,意料之中的,音波一近剑圣手掌三尺便悄无声息 地消失了!赵斌明白,单论攻势凌厉,剑圣在四大高手中绝对无人能比,绝不能 与其硬碰硬,好在自己轻功卓绝,太极擅长化守为攻,支撑一时三刻应该问题不 大。

   剑圣攻至,赵斌施展其绝世无双的身法,使其无法触及自己身体。剑圣加快 脚步,却依旧难以逾越那仅仅一寸的距离。「这条街这么长,若任其退到街头还 追不上,说出去岂不被人笑掉大牙?」

   剑圣手腕轻微翻转,一道肉眼可见的炫亮剑气便沿着手掌发出,自左往右向 赵斌削去,似要将他拦腰斩断。

   赵斌急忙后仰,左手提琴右手撑地,使剑气极为惊险地贴着腹部闪过。
   「刷!」

   又是一道自上斩下,眼看赵斌就要被劈成两半,他的身体却直挺挺横移到一 旁,软绵绵地,就像被风吹开的柳絮一样。

   剑圣见此,顿时兴奋无比,赵斌这个身法他熟得不能再熟了!「哈哈」大笑 一声,剑圣两只手竟接连不断地往外挥出剑气,剑光闪过,路面被划出一道深深 的沟壑,一时间,一道道剑气从剑圣站立之处向四周爆发而出,将整个路面弄得 面目全非!而赵斌却总能在翻飞的剑光之中险险避过。

   「刷」,又是一道剑光擦过赵斌后脑勺!

   已经使出二十余招,赵斌依然毫发无损,这让剑圣很是恼火,他想起年轻时, 每次被天机子戏弄,追不上又打不着,空有力却无处使!

   「哼哼,小子,这套身法练得不错嘛!」

   剑圣冷言一声,紧接着,他的身体变得模糊起来,然后竟完全消失在三人眼 中!

   「小心!」

   邢岩见状突然想起豺使的诡异身法,急忙提醒赵斌。

   一道流光毫无征兆从天而将,紧贴赵斌鼻尖落下,惊得他一身冷汗!

   赵斌刚后退一步,却立刻站定,又一道光芒从身后闪过。渐渐地,赵斌周围 落下的剑光越来越多,密密麻麻的竟将赵斌周遭完全封锁起来!

   「看来前辈摆明是要晚辈硬接了!」

   赵斌盘膝而坐,古琴横放膝上。

   「叮!」

   随着琴声响起,琴中宝剑自动弹出悬置于赵斌头顶。剑光出现在赵斌上方, 落下的瞬间,宝剑急速旋转起来,将剑光拦了下来。

   下一刻,所有剑光不再笔直落下,开始围着赵斌身体旋转起来,于此同时, 激昂的琴音也从漫天飞舞的剑光中传了出来。

   不绝于耳的琴音中夹杂着「叮叮当当」的声音,红梅看到这一幕已经完全惊 呆了!邢岩虽然担心赵斌的处境,但他知道,只要琴声未停,说明他还能应付!
   一道道剑光,如同一柄柄锋利的宝剑,不停旋转的同时,竟将整个地面都刮 出了一个大坑!

   「叮,铛!」

   宝剑落下,直刺地面!

   琴音戛然而止,成千上万道剑光也消弭于无形,好似从未出现过!

   无声无息地,剑圣的身影出现在了赵斌身后,二人就这般背对着,谁都不说 话!

   「呼!」

   看到他们停手,邢岩这才放下心来。

   「前辈,您出手也太重了吧!」

   看着赵斌衣服浑身上下十几道口子,其中还有些泛出了血迹,邢岩忍不住发 起了牢骚。

   赵斌站了起来,嘴角也溢出一丝鲜红,「石头,我没事,都是皮外伤!」
   剑圣缓缓转过身,脸色微红,喘息着,显然是内力消耗不小,「好小子,厉 害!」

   「还要多谢前辈手下留情!」

   「手下留情?嘿,跟你过招还使出全力的话,那不是欺负你嘛!说说看,老 夫刚才那招怎么样?」

   「敢问前辈,全力使出这一招需要耗费几成内力?」

   「至少六成!」

   「这恐怕是唯一的缺点了!前辈这招可谓是惊天地泣鬼神,攻击无迹可寻又 无处不在,对手除了全力抵抗没有任何抵御之法!可惜消耗甚多,就算是前辈您 也需慎重施展!」

   「不错,说到点上了!好了,你通过考验了,琳儿你可以带回去!」

   赵斌大喜,连忙谢道:「多谢前辈成全!原来前辈早就认出我们来了!」
   「嘿嘿,你手中古琴是不是计老鬼的?还有那边的小子,你摆的架势,是破 空拳吧!」

   邢岩大感尴尬,朝他竖起大拇指,道:「前辈,您老眼睛够犀利的!」
   「你小子也可以,算是得到了武圣的真传,好好修炼,假以时日,不比赵小 子差!武学方面,司空老鬼是我们四个老家伙里懂得最多的,就是老夫都自叹不 如,有空多讨好讨好他,把他那身本事都学回来!」

   赵斌「扑哧」一笑,道:「前辈,这您就多虑了,武圣前辈的弟子都被他勾 搭上了,不教他能教给谁呢!」

   剑圣抚须大笑道:「哈哈哈哈,这老夫倒是没想到!」

   剑圣看了看邢岩身旁的红衣女子,刚想问,从屋子方向传来一阵叫喊声, 「爷爷,爷爷,你干什么跑那么快啊?」

   只见两名少女和一只老虎正向这边疾奔过来。

   「啪嗒」,古琴掉落在地上,赵斌转过身,形同痴呆一般,望着那道奔跑着 的倩影,眼眶顿时湿润了起来。

   两年没见,如今已至豆蔻年华的沐琳依旧是那般倾国倾城的俏丽容颜,却褪 去了曾经的一份青涩稚嫩!

   就快接近时,「小猫」突然加速向着赵斌狂奔,来到他身边,脖子不停在赵 斌裤腿上摩擦,口中发出「呜呜」的声音。

   赵斌蹲下,轻轻抚摸它的毛皮,给它挠着痒,说道:「小猫,你又变胖了!」
   「吼!」

   「小猫」不满地吼了一声,表示抗议。

   「斌、斌哥?」

   十步之外,沐琳伫立不前,望着眼前与「小猫」极为亲密的男子,喃喃地问 道。

   赵斌站起身,右脚向前跨出一步,只见人影闪动几下便出现在了沐琳面前, 他一把将沐琳搂在怀中,在其耳旁温柔地说:「琳儿,我接你来了!」

   「呜,呜,斌哥,你终于来了,琳儿好想你啊,呜呜,」

   沐琳虽然知道赵斌迟早会来接自己回去,可当这一刻来临,情感还是控制不 住一股脑爆发了出来。

   自己孙女在大路上被人这么抱着,剑圣看不下去了,「咳咳,我说你们俩要 温存的话,回去行吗?」

   闻言,沐琳才松开赵斌,见到他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急忙叱问剑圣,「爷 爷,斌哥身上的伤是你造成的吧!」

   剑圣连忙解释道:「呃,这个,一时技痒,一时技痒!」

   爱郎来了,竟被爷爷弄了一身的伤,沐琳丝毫不领情,斥道:「哼,为老不 尊,以大欺小!还有地上,弄得坑坑洼洼的,你就等着村里那帮老头老太太找你 算账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