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乱伦小说  »  【女兵】
【女兵】
字数:9375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我喜欢去偷女兵们训练完换下的军用胶鞋,呼吸鞋窠里浓郁的脚味、臭球鞋味,舔净女兵运动出的脚汗垢,有一种受虐的快感。直到后来被一位漂亮的女兵排长抓住,彻底改变了我的人生经历。她怒斥我变态,问女兵连丢的那么多军胶是不是我偷的。我承认了自己的怪癖,跪下求饶。女兵排长戏谑地把脚伸到我嘴边,说既然我喜欢受虐,那就让我舔一下她的臭军胶吧。这其实是我多年的渴望,一时冲动,我捧起女兵脚亲吻她的鞋尖,舔舐球鞋胶皮上的污垢,屈辱得脸上热辣辣的。女兵排长鄙夷地俯视着我,骂我下贱。

  捧出她那双汗气腾腾的小莲足,我模仿着日本Sm录象中的场面,迎上脸去紧紧贴在女兵足底深呼吸浓烈刺鼻的脚臭味,吮吸着她白球袜里浸透的脚汗水,受虐感狂涌。女兵排长一脸娇羞,双足踏在我脸上瑟瑟发抖,紧张得脚指头都抓紧了。我褪下女兵袜,吞进她的一只大脚指头深深嘬吮起来,品尝着酸鹹苦涩的女兵脚汗味。

  不顾她满脚的汗渍、脚垢,我含着她脚指头一只一只依次嘬吮,舌尖在她趾丫缝里游动,悉心地搜寻着一团团黑色的脚丫泥舔食。女兵排长被我卑贱的举动震撼了,说她也曾经看过日本Sm片,没想到被人舔脚还怎么舒服。为了讨取女兵排长的欢心,我含着她脚指头时而深吸至趾根,时而用舌头夹住趾肚在口中摩擦,时而一次吞进几只脚趾在嘴里前后抽叉,时而吻吸脚掌,时而舔搔脚板心,津津有味地吃她运动出的脚汗垢。

  女兵排长一只脚插在我嘴里,一只脚踏在我头顶,被我嘬脚趾嘬得连声娇喘,露出甜美的微笑。舔净她双足,女兵排长用脚尖夹起她那双白球袜递到我嘴边,我含着用力吮吸着女兵袜里的脚汗汁。捧起她那双36码的低腰军胶,我凑近鞋口,舌尖在漆黑油亮的鞋窠内底面上滑动,舔吃油腻烘臭的女兵脚汗垢和令人作呕的臭球鞋泥,被浓郁的脚臭、臭球鞋味熏得头晕脑涨,女兵排长趁我不注意那出手机偷拍下我舔鞋的丑态

  我吓坏了,女兵排长戏谑地说这样我就可以乖乖地任凭她长期玩弄了,说会替我保密的。从此我沦为了她的脚奴,周末晚上就偷偷到女兵排长宿舍,我们一起看网上日本女子高生淩虐脚奴的图片、视频,然后她模仿着侮辱我取乐。后来她竟然叫来六个漂亮的女兵班长一块虐待我。

  当众受虐,我羞愧得无地自容,在女兵们的惊嘘哄笑声中,我跪着给女兵排长舔脚舔鞋。在女兵排长的教唆鼓励下,受到日本女子高生淩虐脚奴视频的刺激,女兵们羞答答地脱下军胶球袜让我吮吸脚指头,看我舔吃臭球鞋里的脚汗垢都觉得噁心。

  接下来,我给女兵们洗脚,喝下浑浊汗臭的洗脚水,还被全程拍下来了。夏天她们把糯米粉铺在湿漉漉的军胶里踩着训练,沤得发酵变质了强迫我舔出来当饭吃。糯米粉浸透女兵们运动出的臭脚汗,与军胶里淤积的脚垢、汗碱、臭球鞋泥融为一体,闷在密不透风的球鞋里在真菌作用下都发酵了,恶臭扑鼻,吃起来噁心极了。

  这哪是人吃的东西啊!我屈辱得全身发抖,太糟践人了。当着年轻漂亮的女兵们,我捧着她们跑完步刚脱下的军用胶鞋,被浓烈刺鼻的臭脚丫子味、臭球鞋味熏得头晕脑涨,舌尖在漆黑油亮的球鞋内底面上游动,悉心地舔食着糯米粉鞋泥糊糊,噁心地干呕。军用胶鞋的鞋窠深处舔不到,我就用手抠出一撮撮糯米粉鞋泥糊糊吮食。

  在女兵连度过的整个暑假,这就是我能吃到的主食,连猪狗都不如啊!后来有照片和录象威胁我,女兵们更是变着花样淩辱我取乐。她们不给我常人的饮用水喝,强迫我靠吮吸女兵们运动出的臭脚汗「解渴」。女兵们换下的浸透脚汗的臭袜子我迫不及待拾起来放进嘴里嘬吸,军胶里踩过两年的棉质鞋垫我吞进口中反复咀嚼出汙汁。

  可是女兵的臭脚汗盐份重,越吃越渴呀,有时女兵排长让大家轮番穿上一双高腰军胶在烈日下跑步出透脚汗给我喝。我捧起她们刚脱下的臭球鞋,到出鞋窠里蓄积的脚汗水淌进嘴里,咕咚咕咚地大口喝,逗得姑娘们一阵哄笑。在女兵连做脚奴,我每天必须用口舌保持女兵脚的清洁卫生,既用口舌为女兵脚吸汗除垢、灭菌止痒,必须用口舌随时保持女兵军胶的清洁乾燥令姑娘们训练时穿着舒服。否则,女兵们就会挥舞军用皮带抽打我,给我戴鞋罩蒙臭袜子。

  所谓戴鞋罩就是把人的口鼻捂在臭球鞋里憋闷,强制受害人拼命呼吸脚臭、鞋臭等异味受虐。选出一双穿过几年不洗的女兵军胶,整个女兵连的姑娘们轮番套上一双穿了一个多月的丝袜在烈日下长跑捂脚臭。我被绑在长凳上,女兵先脱下一只军胶倒扣在我脸上盖住口鼻,用透明胶带密封住鞋口粘在我脸上,确定我无法呼吸到外界新鲜空气。浓郁的众女兵臭脚丫子味、热气腾腾的脚汗蒸气、臭袜子味、脚汗垢的闷骚味、胶鞋穿久不洗的异味、夏天穿军胶捂出的臭球鞋味等等恶臭涌入我鼻腔,熏得我头晕脑涨难受死了。

  由於呼吸不到氧气,几十秒后就憋的我头痛欲裂,肺里像燃烧一样灼痛,出於人的生理本能,我只得拼命猛吸盖在脸上的女兵军胶,哪怕鞋窠里的一丝一缕臭气都深深吸入肺里。女兵欣赏着我受虐的场面取乐,还拍下录象事后给我看,那惨状简直令人发指。只见一只污秽的女兵军胶盖在我脸部上下抖动,帆布鞋脸随着我的呼吸频率有节奏地凹凸起伏,像在吹气球似的,我被憋得脸色乌紫,身体抽搐,常人无法想像那种痛苦。我被折磨得生不如死,听到围观女兵们的嬉笑声倍感屈辱,大热天被闷在阴潮恶臭的女兵鞋里呼吸姑娘们的脚味鞋臭,太卑贱了。

  恶毒的女兵们直到我被憋闷得闭气才用呼吸器弄醒我,待我喘息一阵又换上另一只军胶暴虐我。所谓蒙臭袜子也是这个原理,把穿髒的女兵袜一只一只撑开重叠起来盖在我脸部,跑完步的女兵们脱下高腰军胶倒出鞋窠内的脚汗汁滴入球袜,我被捂在女兵袜堆下透不过气,一边呼吸女兵脚味、臭袜子味,一边拚命吮吸女兵袜里浸透的脚汗汁,这样受虐的时间比戴鞋罩长更遭罪。

  女兵们列队站立,我在伫列前爬行,望过去是一排排军绿色的解放胶鞋,汗渍斑斑的帆布鞋脸,鞋口露出白色球袜。我伏下头依次舔吻球鞋尖,透过帆布鞋脸都能嗅到浓郁的脚味鞋臭,用舌尖舔净女兵鞋胶皮上的污垢,嘴唇贴在帆布鞋脸上吮吸脚汗渍。

  女兵们冷傲地俯视着我,尖酸刻薄地挖苦讥讽我,令我屈辱万分。我含进女兵军胶的整个鞋尖舔吃,抬起女兵脚低三下四地舔啃解放胶鞋底橡胶花纹中的泥沙。脱下女兵鞋袜依次舔嘬吮吸女兵脚指头,太臭了,小莲足粘满汗渍脚垢,趾丫缝里还积附着糯米饭粒,髒极了。

  女兵排长告诉我,事先让她们一星期没洗脚,天天捂着球鞋训练,故意噁心我的。我趴在练功房地上,认真地把女兵趾丫缝里还积附着糯米饭粒一颗颗舔出来吃掉,把女兵脚指头嘬吸得滋滋做响,把女兵脚舔得浠浠唆唆的,嘬脚趾嘬得女兵闷连声娇喘叫「爽」。

  然后罚我当众吃鞋垫,抠出女兵军胶里沤烂的鞋垫,吞进嘴里用力咀嚼,嚼出女兵的脚汗汁、臭袜子汁吞咽,咬烂鞋垫的碎布片吃下去,连吃三双,哽得我难受死了。女兵们作践脚奴毫不留情,完全剥夺了我的人格尊严,从我的屈辱与痛苦中领略施虐的快意。我只能竭力舔舒服女兵脚,嘬爽女兵脚指头,吮干女兵鞋袜吮到没有汗酸臭味才行,舔再髒再臭的女兵军胶吃污垢也不能呕吐出来。……阵阵臭味沖向我的大脑。痛不欲生但又无比享受……

  七月盛夏的一个下午,女兵排长静带我来到武警学院的女生宿舍。屋子里围坐着二十几个漂亮女孩子,有戴学员肩牌的武警女兵,有身着日本女子校生那种水兵服式样校服系着红领巾的学生妹,大家齐刷刷地向我轻蔑、鄙夷的目光。望过去女兵脚穿的军绿色解放胶鞋汗渍斑斑,鞋口露出白色球袜;有的女生穿日本女子校生那种黑色制式学生皮鞋,长统白棉泡泡袜;有的女生赤脚穿着白网球鞋,帆布鞋脸渗出趾印的汗迹轮廓。看见墙边堆放着几十塑胶袋密封好的污秽的女兵鞋袜,我心都揪紧了,明白自己又要受辱遭罪了。

  静诡秘地一笑,说:「你准备好了吗?」要面对这么多漂亮女孩做脚奴受淩辱,太糟践人了!我屈辱得全身发抖,脸上热辣辣的,简直无地自容。女兵队长敏命令:「把衣服脱光!跪下,爬过去依次舔女孩们脚上的球鞋,舔脚丫子嘬脚趾头,味道可浓了。」

  虽然我以前曾经被通信站几个女兵虐待,舔脚舔鞋被拍成录影,但是要赤裸着面对清纯稚气的女高中生受虐太丢人了,我给女兵们磕头乞求道:「饶了我吧!我不想再玩了,你们这样无休止地淩辱我,真的受不了啊!」

  几个女兵沖上来强行剥光我衣服,使劲把我的短裤扒了下来,我的xx完全暴露在了外面。把我拖到女生面前,女兵队长敏挖苦我说:「怎么样,还没被学生妹虐待过吧?这些女高中生才十五、六岁呢,年龄比你小一倍还多呢,跪着舔她们的球鞋,吃她们脚上的臭汗,卑贱吧!哈哈!」女高中生们娇羞地看着我像狗一样搂着她们髒兮兮的白网球鞋舔得湿淋淋的,诧异得惊嘘哄笑。接着我舔女中学生的小脚丫更加屈辱,她们才十五、六岁啊,清纯可爱,天真顽皮,我含着她们脚指头吮吸得「滋滋」作响,把她们双脚舔吻得「浠浠唆唆」,刚开始她们还挣扎着想抽出放在我口中的玉足,后来被我舔舒服了,兴奋得连声娇喘,羞红了脸。

  女生李倩把穿34码球鞋的小莲足捅进我口中,戏谑地用大脚趾和食趾捕捉我的舌头夹住,问:「我的脚味好闻吗?用力嘬脚趾豆呀,对,舔趾丫缝里的脚屎吃乾净。滋味如何?我们天天训练,一个礼拜没洗脚,可别嫌髒啊。」我含着她脚指头一只一只依次嘬吮,舌尖在她趾丫缝里游动,悉心地搜寻着一团团黑色的脚丫泥舔食。为了讨取李倩的欢心,我含着她脚指头时而深吸至趾根,时而用舌头夹住趾肚在口中摩擦,时而一次吞进几只脚趾在嘴里前后抽叉,时而吻吸脚掌,时而舔搔脚板心,津津有味地吃她运动出的脚汗垢。

  女生一只脚插在我嘴里,一只脚踏在我头顶,被我嘬脚趾嘬得连声娇喘,露出甜美的微笑。三个女兵对准我从几个角度拍摄记实视频,女兵颖直接把镜头对准我嘴拍特写,我红红的舌头在女生白晰的趾缝里游走,悉心地舔下黑褐色、黏糊糊的女孩子脚丫泥吃,女生张芳搓下脚掌两侧的脚汗垢娇笑着放进我嘴里,女生张莉嘬了一口痰吐进我口中。敏队长开始放映日本女子高生脚责男奴的录象煽动施虐气氛,女生模仿着穿着白球鞋踏在我的下身悉心踩压。「怎么样?很刺激吧?」静坏笑道。「噢!啊!啊!

  啊!」在女生强烈的踩踏下,阴茎在受到剧烈刺激的同时,我的心里却涌起莫名的快感。在这种快感的支配下,阴茎竟然一点点开始勃起。女生张莉叫道:「哎呀,看这个坏傢伙,好丢人啊!!竟然兴奋成这个样子,真是十足的变态啊!」
  被女生们如此玩弄,我难以忍受眼前的事实,巨大的耻辱使我禁不住流下眼泪。

  女生们观察着眼前的男性生殖器,眼睛里露出兴奋的光。五个女生同时踩弄我下身玩足交。有的光脚丫子用大脚趾扣挠我马眼,有的白袜脚夹起我小弟弟的棒体用脚掌侧面上下刮搓,有的用脚揉弄我小弟弟根部,有的用脚掌裹住我的睾丸挤压,有的穿着白球鞋脚尖抵住我的阴囊踩压,嬉笑着百般羞辱我。其他女生把脚踩踏在我身上。我被淹没在足的海洋里脚的世界下。

  女生们开始纷纷脱去鞋子袜子,把脚伸到了我的脸上「呜呜!!」我的视线完全被众多的裸足遮住,连嗅觉也完全被佔据。透过群足的空隙,可以清楚的看到女生们蔑视与嘲讽的目光,现在这些女生都成了自己的主人。就这样,我一边被女生赤足踩脸闻她们脚臭一边被女生足虐下身,屈辱感难以言状。终於白色浑浊的液体在女生脚的碾压之下、大量地喷射在地板上,女兵们、女生们哄笑起来。为什么我要忍受如此的虐待呢?

  为什么被女生如此淩辱还会有快感呢??我到底怎么了?竟然贪恋被女孩子控制的感觉。我真的成为受虐狂了!

  「该我们玩了。」女兵把我捆在一块长木板上,脱下两双浸透脚汗的湿球袜塞进我口中堵住,女警颖和萍脱下军胶,又除去重叠穿着的厚棉袜,露出丝袜脚踩在我脸上抚摩。浓郁的女兵臭脚丫子味、热气腾腾的脚汗蒸气、臭袜子味、脚汗垢的闷骚味、胶鞋穿久不洗的异味、夏天穿军胶捂出的臭球鞋味等等恶臭涌入我鼻腔,熏得我头晕脑涨难受死了,那气味简直是地狱。

  「这回你如愿以偿了,好好闻吧。在这里做脚奴要好好合作哦,必须竭力舔舒服女兵脚,嘬爽女兵脚指头,吮干女兵鞋袜吮到没有汗酸臭味才行,舔再髒再臭的女兵军胶吃污垢也不能呕吐出来,必须保证女兵赤脚穿军胶不觉得鞋底粘脚才行。

  你要是不全力以赴的话,我们让你整个暑假生不如死。「颖一边说一边把脚掌严严实实盖在我的脸上,脚趾透过丝袜紧紧夹住我的鼻子,窒息的恐惧立刻侵蚀着我,拼命的挣扎但是却无法摆脱掌握我命运的脚。由於呼吸不到氧气,几十秒后就憋的我头痛欲裂,肺里像燃烧一样灼痛,出於人的生理本能,我只得拼命猛吸盖在脸上的女兵足底,哪怕一丝一缕臭气都深深吸入肺里。女兵敏说:」感觉如何呀?夏天女兵脚穿着丝袜套棉袜捂在密不透气的军胶里运动,出透臭汗,丝袜捂味,棉袜吸汗,很臭吧,那你也得使劲闻,习惯就好了。

  你没有任何选择的权利,只有服从,反抗都是徒劳的。「我被憋得脸色乌紫,身体抽搐,常人无法想像那种痛苦。我被折磨得生不如死,听到围观女兵们的嬉笑声倍感屈辱。

  女兵颖每隔几十秒就移开脚让我喘息一下,反复憋闷我。

  抠出我嘴里的球袜,女兵敏脚踩在我下身问:「为什么叫了你几回都不来,真的不怕把你在女兵脚下受虐时被拍下的录影上网公佈吗,看你怎么见人!」我回答:「我害怕呀,你们女子特警队女兵穿的军胶实在是太臭太髒了,你们要我给一百多女兵做脚奴受虐,我怎么能受得住啊,会整死我的。」

  女兵敏恶毒地说:「在这里没人会把你当人看,你是个下贱的脚奴隶,受虐待狂!专门供女兵侮辱取乐的玩物,想怎么糟践你都可以。只有在军营里你才能体验到这冷酷无情的顶极淩虐,就是要变着花样噁心你!」

  接下来我跪在她们面前,呼吸着浓郁刺鼻的脚臭汗味,我将脸紧贴在女孩子们足底嘬吮白球袜里浸透的脚汗水,鹹鹹的有些酸臭。白球袜穿得袜底发黑,被脚汗染成黄褐色,浸透脚汗变得粘洼洼的糊在我脸上难受极了!褪下臭袜子,我含着汗津津的小莲足吞进脚指头一颗一颗依次嘬吸舔吮,大口吞咽女兵们跑步出的臭脚汗,舌尖在女兵趾丫缝里滑动,悉心地搜寻女孩子的脚丫泥舔食得津津有味。女兵脚上那一团团黑褐色的脚丫泥油腻腻、软绵绵的,吃起来有些哈喉涩嘴。
  女兵娟故意把糯米饭粒铺在军胶里光脚踩着训练,一星期不洗脚,恶毒地强迫我用舌头把她趾缝里、脚掌下的米饭粒舔乾净。那些糯米饭粒沤在密不透风的球鞋里浸透脚汗,粘满脚垢捂得发酵了,污秽不堪,臭气熏天,我一边舔吃一边干呕,屈辱得全身发抖!女兵们脱下穿过一个月的臭球袜让我吞进嘴里吮吸。我先翻到袜子的贴脚面搜寻着女兵的脚垢、脚皮吃掉,然后嚼出女兵袜里的脚汗液吞咽,偶尔有一股汙汁流出嘴角,我赶紧伸出舌头舔进去吃了。

  通讯站的女兵排长静得意地说:「瞧他多专业,以后你们不用洗袜子了,穿髒了脱给他用嘴舔吮乾净就行了。」又强迫我吞吃女兵丝袜,我把穿得粘洼洼的女兵臭丝袜剪成一条条的努力咽进去,吃了两双,哽得我难受死了。看我口水都舔干了,女兵敏命令我给大家洗脚。「这盆洗脚水是我们反复浴足泡脚用过一个月的髒水,现在你再给女兵们洗一次脚,然后你把它喝了!」端出一盆散发着汗臭的漆黑的污水,水面上浮满白花花的女兵脚皮絮,泡着女兵穿髒的臭球袜,我饱含屈辱地依次给女兵们洗脚。

  女兵们用脚把我头踩在脚盆里玩弄,脚尖捅进我嘴里捕捉我的舌头夹住,脚指头插进我鼻脚指头插进我鼻孔憋闷,灌我喝下浑浊汗臭的洗脚水,强迫我吃尽盆底沉淀的女兵脚垢、脚皮絮,百般淩虐我,还被全程拍下来了。拆开几十塑胶袋密封好的污秽的女兵鞋袜,当着年轻漂亮的女兵们,我捧着她们包在保鲜袋内的球鞋球袜用嘴清洁除垢。这些鞋袜密闭了几天,不但没有乾反而焗得更湿更臭,脚汗巳挥发出来,很浓的阿蒙尼亚味十分刺鼻,令我受尽折磨,我被浓烈刺鼻的臭脚丫子味、臭球鞋味熏得头晕脑涨,舌尖在漆黑油亮的球鞋内底面上游动,悉心地舔食着糯米粉鞋泥糊糊,噁心地干呕。

  军用胶鞋的鞋窠深处舔不到,我就用手抠出一撮撮糯米粉鞋泥糊糊吮食。夏天她们把糯米粉铺在湿漉漉的军胶里踩着训练,沤得发酵变质了强迫我舔出来当饭吃。糯米粉浸透女兵们运动出的臭脚汗,与军胶里淤积的脚垢、汗碱、臭球鞋泥融为一体,闷在密不透风的球鞋里在真菌作用下都发酵了,恶臭扑鼻,吃起来噁心极了。这哪是人吃的东西啊!我屈辱得全身发抖,太糟践人了。有的女兵赤脚穿球鞋训练,她们在食堂用餐时,我就跪在桌子下,捧出女兵脚,像狗一样舌尖在女兵脚丫缝里舔扫搜寻污秽的糯米粉脚垢鞋泥糊糊当饭吃。女兵们一边在餐桌上品味美味佳餚,一边嬉笑着看我跪在桌底吃她们运动出的脚汗垢,有一种施虐的快感。

  在女兵连度过的整个暑假,这就是我能吃到的主食,连猪狗都不如啊!她们不给我常人的饮用水喝,强迫我靠吮吸女兵们运动出的臭脚汗「解渴」。女兵们换下的浸透脚汗的臭袜子我迫不及待拾起来放进嘴里嘬吸,军胶里踩过两年的棉质鞋垫我吞进口中反复咀嚼出汙汁。

  可是女兵的臭脚汗盐份重,越吃越渴呀,有时女兵排长让大家轮番穿上一双高腰军胶在烈日下跑步出透脚汗给我喝。我捧起她们刚脱下的臭球鞋,到出鞋窠里蓄积的脚汗水淌进嘴里,咕咚咕咚地大口喝,逗得姑娘们一阵哄笑。

  通讯站的女兵排长静受我的影响迷恋SM,成了虐待狂,把我作为脚奴作践了两年多,还觉得不过瘾。她和女子特警队队长敏密谋策划在一个夏天把我秘密调进了女兵连营地,在清一色的女儿国里,在与世隔绝的高压环境里,我受尽淩辱,惨遭暴虐,常人难以置信。

  走进宽敞的练功房,跑步归来的武警女兵、军校女学员、高中女生列队站立,大萤幕上正播放着我以前在通讯站受虐时被拍下的纪实录影(我嘴里含着女兵臭袜子捧着女兵军胶闻鞋臭的样子;我跪着给女兵嘬吮脚指头舔脚丫子的场面;我正在舔食女兵球鞋里脚汗垢的特写;画面经过技术处理,模糊了女兵们的脸部,只清晰看到我的狼狈丑态。)女孩子们向我投来轻蔑、鄙夷的目光。天啊!她们竟然把录象公开了,是要我面对这么多漂亮女孩做脚奴受淩辱,太糟践人了!我屈辱得全身发抖,脸上热辣辣的,简直无地自容。女兵队长敏命令:「快跪下!爬过去依次舔女孩们脚上的球鞋。」

  看见几个举着摄象机的女兵,我无法接受被当众羞辱,乞求道:「饶了我吧!我不想再玩了,你们这样无休止地淩辱我,受不了啊!」通讯站的女兵排长静冷笑道:「后悔了吧,晚了!不玩的话,把你在女兵脚下受虐时被拍下的录影上网,看你怎么见人!你原来不是嫌通讯站女兵的军胶臭味儿太淡、脚垢太少吗,特警队女兵的球鞋是特制的,穿过几年不洗,鞋窠里内容物可丰富哩。快去舔呀!」
  别无选择,我在女兵们胯下爬行,望过去是一排排军绿色的解放胶鞋,汗渍斑斑的帆布鞋脸,鞋口露出白色球袜。我伏下头依次舔吻球鞋尖,透过帆布鞋脸都能嗅到浓郁的脚味鞋臭,用舌尖舔净女兵鞋胶皮上的污垢,嘴唇贴在帆布鞋脸上吮吸脚汗渍。女兵队长敏拍着手教唆道:「姑娘们,放开些,千万不要把他当人看,他是个下贱的脚奴隶,受虐待狂!专门供你们侮辱取乐的玩物,想怎么糟践他都可以。」女兵们冷傲地俯视着我,尖酸刻薄地挖苦讥讽我,令我屈辱万分。
  女兵们嬉笑着把脚尖捅进我口中搅动,抬起脚喝令我啃咬鞋底舔吃橡胶花纹中的泥沙。女高中生们穿着日本女生那种水兵服式样的校服,系着红领巾,一脸稚气,娇羞地看着我像狗一样搂着她们髒兮兮的白网球鞋舔得湿淋淋的,诧异得惊嘘哄笑。

  女兵队长敏挖苦我说:「怎么样,觉得屈辱吗?这些女高中生才十五、六岁呢,你一个大小夥子居然跪着舔她们的白球鞋,太卑贱了吧!哈哈!」接下来让我跪着依次舔她们几天不洗的汗脚,呼吸着浓郁刺鼻的脚臭汗味,我将脸紧贴在女孩子们足底嘬吮白球袜里浸透的脚汗水,鹹鹹的有些酸臭。白球袜穿得袜底发黑,被脚汗染成黄褐色,浸透脚汗变得粘洼洼的糊在我脸上难受极了!褪下臭袜子,我含着汗津津的小莲足吞进脚指头一颗一颗依次嘬吸舔吮,大口吞咽女兵们跑步出的臭脚汗,舌尖在女兵趾丫缝里滑动,悉心地搜寻女孩子的脚丫泥舔食得津津有味。

  女兵脚上那一团团黑褐色的脚丫泥油腻腻、软绵绵的,吃起来有些哈喉涩嘴。特警队的女兵常年穿胶鞋有脚气,趾间脱皮,我被迫连女兵的脚皮也舔下来吃掉,噁心极了!女兵们议论纷纷:「咿呀,好恶心啊,瞧他含着髒兮兮的脚指头一颗一颗地嘬吮,吞咽我们跑步出的臭脚汗,还舔吃趾丫缝里的脚丫泥!」,「你还是不是人啊,真下贱,我们女兵脚上的髒东西有那么好吃吗,不怕得病呀。」
  有的女兵曾经到通讯站调教过我,故意把糯米饭粒铺在军胶里光脚踩着训练,一星期不洗脚,恶毒地强迫我用舌头把她们趾缝里、脚掌下的米饭粒舔乾净。那些糯米饭粒沤在密不透风的球鞋里浸透脚汗,粘满脚垢捂得发酵了,污秽不堪,臭气熏天,我一边舔吃一边干呕,屈辱之极!女兵队长敏说:「要认真舔!在通讯站锻炼了两年,你的口技不错的,一定要把女兵脚伺候好,不准偷懒!以后在女子特警队这就是你的主食,必须适应。」

  舔女中学生的小脚丫更令我屈辱,她们才十五、六岁啊,清纯可爱,天真顽皮,我含着她们脚指头吮吸得「滋滋」作响,把她们双脚舔吻得「浠浠唆唆」,刚开始她们还挣扎着想抽出放在我口中的玉足,后来被我舔舒服了,兴奋得连声娇喘,羞红了脸。女兵班长倩指着我因为受极度屈辱刺激而勃起的下身说:「大家看,他给学生妹舔脚还兴奋呢,真是贱!」说完脱出白袜脚伸向我的下身揉搓玩弄,女兵们哄笑起来,在旁边拍照录象。军校女兵们脱下穿过一个月的臭球袜让我吞进嘴里吮吸。

  我先翻到袜子的贴脚面搜寻着女兵的脚垢、脚皮吃掉,然后嚼出女兵袜里的脚汗液吞咽,偶尔有一股汙汁流出嘴角,我赶紧伸出舌头舔进去吃了。通讯站的女兵排长静得意地说:「瞧他多专业,以后你们不用洗袜子了,穿髒了脱给他用嘴舔吮乾净就行了。」又强迫我吞吃女兵丝袜,我把穿得粘洼洼的女兵臭丝袜剪成一条条的努力咽进去,吃了两双,哽得我难受死了。

  看我口水都舔干了,女兵队长敏命令我给大家洗脚。端出一盆散发着汗臭的漆黑的污水,水面上浮满白花花的女兵脚皮絮,泡着女兵穿髒的臭球袜,女兵队长敏说:「这盆洗脚水是整个女子特警队的姑娘们反复浴足泡脚用过一个月的髒水,现在你再给女兵们洗一次脚,然后你把它喝了!」我饱含屈辱地依次给女兵们洗脚。女兵们用脚把我头踩在脚盆里玩弄,脚尖捅进我嘴里捕捉我的舌头夹住,脚指头插进我鼻孔憋闷,灌我喝下浑浊汗臭的洗脚水,强迫我吃尽盆底沉淀的女兵脚垢、脚皮絮,百般淩虐我取乐。

  接下来命令我捧着女兵们穿过几年不洗的军用胶鞋舔净鞋子里的脚汗垢、臭球鞋泥混合的糯米粉糊糊,还故意往鞋窠内吐浓痰噁心我。女子特警队的军胶是特制的,鞋窠内底凹槽交错便於淤积脚汗垢,帆布鞋脸防水透气吸汗耐腐蚀,内衬尼龙丝网特别捂脚臭。最特别的是军胶的帆布鞋脸可以揭开直接显露出鞋窠内底便於我舔啃。我捧着女兵们跑步后脱下的军胶,呼吸着女孩子的脚汗蒸汽,舌尖在漆黑油亮的鞋窠内底面上四处滑舔,挤压鞋帮啃食凹槽中淤积了几年的女兵脚汗垢、臭球鞋泥浆,吮食着女兵们的脚汗盐碱颗粒和黄褐色的脚油渍,被浓郁的女兵脚臭、臭球鞋味熏得干呕,嘬吮着女兵黄绿色的浓痰,屈辱得全身发抖。
  军妹们、警妹们、学生妹们哄笑起来,尖酸刻薄地挖苦讥讽我下贱。女兵队长敏命令:「你必须舔净这里的一百多双臭球鞋,再髒再臭都绝对不能呕吐出来。在女子特警队做脚奴可没有通讯站那么轻松,我们还给你准备了两百多双穿过几年没洗的女兵臭球鞋呢,就是要噁心你!不听话还要惩罚你,给你用刑,慢慢折磨你,那感觉生不如死,想不想体验啊!」但是舔了十几双女兵鞋我就实在忍不住狂呕起来,太髒了,太臭了,难以下咽!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9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