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大学女教师佟琬】
【大学女教师佟琬】
字数:546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大学女教师佟琬(一)

  「这个问题就留到同学们回去以后再想,下次上课我要进行随机提问。好了大家下课吧。」

  佟琬正在收拾着课堂上的讲稿和笔记,大部分的学生都从这间大教室里熙熙攘攘地离开了,「佟老师可以耽误您一点时间吗?」

  佟琬抬起头,一个很清秀的大男孩站在自己的面前,他的脸上带着很温煦的笑,是很让人舒服的款式,又不会太过幼稚。

  「有什么事吗?」

  见着这么一位帅气的大男孩,哪个女人不开心,佟琬说话的声音也调到了最温柔的模式,刚才上课的时候那群捣蛋的学生可是把自己气坏了。

  「对于老师刚才所说的,灵魂是否存在的问题,我不是很明白。」

  这个问题刚才佟琬想要深入探讨来着,但被另一个班级的坏小子们捣乱了一番,节奏被打乱后也无心再深究,匆匆跳了过去。

  大学的老师上课和下课都是极准时的,他们好像是身体住着一个定时的闹钟,一到时间就浑身发抖,抑制不住要离开教室的欲望。

  在这个时候一个学生跑过来要探究哲学问题,佟琬虽然心里不大愿意,又不忍打断他、拒绝他。

  「我认为人应该是有灵魂的,这种灵魂不是神话里死后的鬼魂,是主宰我们躯体的一种意识,我总觉得我们吃饭走路都不是机械运动或者是受大脑支配的,而是受到灵魂,是灵魂命令着大脑,大脑再操纵肢体,灵魂才是最高等的器官,对器官!就像大脑一样,只是它更加虚无,藏在了身体某个角落里,或者是全身各处都是他的住处。」

  「我这样说,不知道佟老师能不能听明白,我自己都有些说糊涂了。我是不是耽误到您了,真是不好意思。」

  还好这个学生没有长篇大论地发表下去,尚算在佟琬的承受范围以内,佟琬不失亲切地笑笑说:「老师很高兴你们能有问题提出来,你刚才讲的就挺有意思的,下次上课我就让你来发言,你要回去好好准备准备。」

  「我来,我不行的不行的,老师这样一弄我好紧张。」

  「就这么说定了,我可记住你了,你跑不了。」

  佟琬俏皮地挺了下鼻头,那学生脸都红了。

  他向佟琬道别,佟琬这才想起一件事来,从背后叫住了他说:「这位同学你叫什么名字?」

  「李昭霆。佟老师再见。」

  「再见。」

  佟琬念了几遍李昭霆的名字,心想这名字但蛮有意思的,但自己怎么上课这么久都没什么印象。

  可能是两个班级的人数太多自己忘了吧,教室里人都已经走光了,佟琬收拾好了教材也往办公室走。

  佟琬是研究生毕业之后回到母校当起了大学的老师,这样的学历要在大学里当讲师其实也是不够资格的,好在她的叔叔是系里的院长,自然有着旁的办法帮忙一下。

  院里大家都知道佟琬和院长的这层亲戚关系,所以虽然她只是一个小小的讲师,但同事们对她一视同仁,待遇相当于正教授了。

  「佟老师,待会一起去吃饭吧。李老师也一起去啊。」

  时值正午,正是饥肠辘辘急需填饱肚子的时候,王育明向办公室里总共的两个女性发出了邀请。

  「不好意思我待会还有事,要不你们去吧。」

  李美玉很为难又很歉意地说道,佟琬紧接着也说自己想要晚点再去吃,王育明笑说没关系,下次有机会大家再一起吃好了,只是他的笑声多少有些干瘪,随后有些灰头土脸地离开了办公室。

  等他走后,李美玉还伸头看看窗外,拿起桌子上的茶杯笑眯眯地走向佟琬,「你刚才怎么没跟他一起去吃饭呀。」

  「你怎么又不跟王老师一起去吃,我看你根本就没别的事。」

  佟琬没好气地白了她一眼,「人家本来打算就是请你去的,压根就没打算请我,顺带的,我去了多没意思。」

  「你别瞎说,请我干嘛。」

  李美玉像猫儿似的一屁股坐在离佟琬椅子的扶手上,又把手勾在她的肩上,俯身凑在她的耳边秘密地讲:「你还看不出来王育明的心思呀,人家看上你了。」
  佟琬不知是被她讲的话弄的不好意思,还是那热气窜到耳朵里发热,脸上红扑扑的发烧。

  她轻轻推了李美玉一把,「别胡说,哪有的事,我都结婚了。这里谁不知道。」
  李美玉笑她说:「结婚怎么了,你还不知道男人吗?看到个漂亮姑娘就控制不住下半身。我的大美人。」

  「哎呀!你这人说话怎么、怎么……」

  「怎么?流氓是不是?」

  「是!女流氓,大大的女流氓,我要告诉你男朋友去。」

  「切。」

  李美玉不以为意轻蔑地说:「得了吧,只许他们男的在背后讨论我们女人,就不许我们也说说他们?男女本来就该平等嘛。」

  佟琬笑得直弯腰,笑说:「我是被你给带坏了,以前我可从不听这些的,既然男女要平等,等到了夏天你也光膀子去男生宿舍转一圈。」

  「好哇,你的思想比我还先进呢,还说我,我在家里就穿条内裤,其他什么也不穿。」

  「哎呀!你这人怎么什么都说,也不怕被人听见。」

  佟琬急忙往窗外看了看,过道里很干净,一个人影也没有。

  「男人都是一个样,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才不管你结没结婚呢。」
  佟琬听她的话里有些奇怪,但犹豫着不好意思去问。

  李美玉好像受到了某种肯定和鼓舞,也不管佟琬愿不愿意,很兴奋地继续分享她这么些年考究男人的心得体会:「就比如说你,好吧不说你,我们就说某个女人,她结婚了,她决定要忠于他的丈夫,但这只是她个人的想法,其他人呢?
  其他男人呢?你怎么能阻止他们对你产生好感产生兴趣。「

  「对这样的男人他的意图你——女人肯定是感受的到的,只是处理的方式不同,而绝大部女人都很享受这种吸引到别人的感觉,男人更加是,所以每个人其实都在出轨,都在和不同的男人、女人发生关系,起码是精神上的,所以当有别的男人对你表现出兴趣了,不用害怕也不用内疚,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继续过你的生活。」

  李美玉到头来还是把那个『她』转移到了佟琬身上来,而佟琬被她的话牵引着一时也没注意这细节。

  「我以后可要离你远一点,你的思想真危险,本来好端端的,怎么就说到出轨、发生关系上去了。你真可怕。你们班的学生可别被你带坏了。」

  李美玉说:「竟然说我思想危险,今天我非要好好调戏调戏你这个大美人不可,小妞往哪跑。」

  两具美丽又动人的胴体玩闹在了一团,这样赏心悦目的画面在严肃的大学办公室里可不多见。

  李美玉比佟琬也只大了两岁,硕士毕业,现在是哲学系的副教授,这个年纪能做到这个位子她自然也有些手腕和关系。

  整个哲学系的教师里,就只她和佟琬的年纪最接近,又都是女人,所以从佟琬来的第一天她们自然而然就成为了闺蜜。

  佟琬虽然年纪较小,但在读研究生的时候就跟男友结了婚,而李美玉还跟她那个拍了五年拖的男友继续保持着男女朋友的关系,谈婚论嫁还没有提上议程。
  佟琬和李美玉两人下午都没有课时要上,所以约好了一起出去逛街,佟琬是开车来的,所以李美玉当仁不让地要坐她的车,至于她自己,一直说要存钱买房子所以平时的代步工具都是公交地铁。

  「有车的感觉真好,不用跟一帮臭烘烘的人挤公交或者地铁,我什么时候才能买一部车呢。」

  「你少来,你是有专人司机老邱同志上下班接送的,大家都羡慕死了,少得了便宜还卖乖。」

  李美玉斜靠着车门,好像车展模特的动人姿态说:「他又不是天天来接我。
  我这几天挤公交可把我累坏了。「

  佟琬把握住了机会,顺势把中午想问而没问的问题提了出来,只是她口气很随意,好像不经意间问出来的:「对了最近怎么都没见到老邱呀,他都在忙什么呢。」

  「公司给了他一个项目让他负责,他忙的焦头烂额的,我也不好打扰他,看他样子挺辛苦的。」

  「哎呦呦,这总经理夫人就是不一样,这么会体贴人,要是对我有那么一半好,我都要感动的以身相许了。」

  「你这小蹄子刚这样说你家相公,看我现在怎么收拾你。」

  李美玉对着手掌哈气,冲着佟琬的胳肢窝直挠她痒痒,在这个地下车库里两人的如铃声般动人的笑声响彻了车库。

  而在她们的后方一辆汽车的引擎声十分突兀地响起了,李美玉和佟琬停止了玩闹双双朝后看去,那辆车也刚好开到她们眼前,李美玉眼快一下认出了是佟院长的座驾。

  当那辆轿车刚好停在她们身旁时,副驾驶的座位的车窗被摇了下来。

  「佟老师、李老师你们好呀,这么巧你们也出去。」

  「佟院长好,高助理好巧呀。」

  佟琬和李美玉透过车窗看清了来人,是佟进辅院长和他的助理高晓柔。
  高晓柔一望而知是应该有三十岁年纪的人,但又会在她标准的笑容中迷失在可能是二十多的道路上,高晓柔从来不掩饰自己的年龄,脸上的妆总是恰如其分的好,不过分厚重妖艳又让人觉得是花了心思打扮的。

  她的想法跟大部分女人不一样,与其花尽心思强迫脸蛋回到十年前,还不如保持着自己这个年龄独有的美,任你再怎么施展,总归和正牌的二十岁小姑娘没得比,这也跟她们不会有自己这个年龄的韵味是一个道理。

  扬长避短才是聪明女人的做法,尤其是男人上了岁数对这个年龄的女人更加感兴趣,因为聪明的他们觉得自己一勾手指头那些女人就全明白意思,毫不费劲,比跟小姑娘聊天可有容易多了。

  「是呀,佟院长也要出去吗?」

  李美玉在院长大人面前可不敢造次,很乖巧地询问,佟进辅跟他们两个打了个招呼后,就拿着手机好像处理着什么事情,毕竟老把偏下来看向窗外对他这个年纪的人来说可不太好受。

  「院长因为XX学校的洪院长的邀请去参加一个聚会,我陪他一起去,那就不妨碍你们两个大美女出去玩了,我们就先走了。」

  李美玉和佟琬很礼貌地跟佟进辅道了再见,佟进辅也恰好处理完了手机上的工作,微笑地点了点头驾车离去。

  当他们走后,李美玉像是有着一肚子的话憋不住要倾吐出来,急急忙忙地说:「嘿,你说他们刚才在这里多久了,我们说的话是不是都让他们听到了。」
  佟琬说:「不知道,应该不会吧。」

  「你说他们两个刚才呆在那里那么久——是在打电话吗。」

  李美玉话锋突变,但说到后半句的时候又很生硬地换了个话题。

  「这、这,我想应该是吧。」

  佟琬的身份可实在不好回答这个问题,两人也很默契地没再讨论下去,只是坐上驾驶座之后佟琬又不自觉地追问着自己,一个院长一个助理在车库里逗留这么久不离开,想想真是可怕,如果不是因为他是自己的叔叔,李美玉肯定还有别的话说。

  「你瞧这件好呢,还是这件黄色的好看。」

  李美玉拿着同一件款式的衣服的不同两种颜色询问佟琬的意见,「你皮肤白,穿淡黄色更加好看我觉得。」

  李美玉又打量了一圈淡黄色的那件衣服,「好,听你的。我去试试。」
  李美玉拿着挑好的衣服进去了换衣间,佟琬还在漫无目的地浏览着数不完的好看的衣服,她今天没有太大的性致为自己的衣橱多添置一件宝贝,女人逛街大部分的时间也只是在看上面,真正决定买下带走那是一瞬间的事,实在不能说是逛街的乐趣。

  果然如佟琬所说的,一米六七的身高的李美玉穿上了五公分长高跟鞋后,那高挑的身材在女性之中宛如鹤立鸡群,配着这间淡黄色的连衣短裙实在让她的年龄回到了十六岁。

  「好看吗。」

  李美玉在换衣间里呆了半天,转了无数个圈换了无数个不同角度,肯定了自己的美感才出来的,但她还是征询着佟琬的意见,赞美是不嫌多的。

  「好看是好看,但我在想你穿的这么好看,你们家老邱放心你出门吗,还不迷死人了。」

  「不是我们迷人,是男人愿意被我们迷,老师这个工作什么都好,就是不能穿太好看的衣服,我要是不每周去逛逛街,我都觉得自己要脱离时代忘了自己还是个女人了,太可怕了,我可不想跟个菜场买菜大妈一样。」

  佟琬对于李美玉说的这点也十分的认同,当了老师之后自己也是不敢穿着的太前卫,连多露一点大腿和胳膊的衣服都不敢穿,丝袜之类更别提,否则有伤风化败坏师德的大帽子就要扣下来。

  「你看中哪件了?」

  李美玉将衣服拿给了服务员去打包,「我今天不想买,就陪你看看。」
  「你这么节省你家刘昌宇可不会感动,相反你这是把他往那些打扮的好看的女人身上推,你别后悔。」

  「哎呀你这人,真是什么话都说。」

  佟琬又扑哧一笑说:「那好呀,就把他往你身上推,看你敢不敢要。」
  「我有什么不敢的,你别后悔就行。」

  「你也不怕邱聪找你算账。」

  「我们家老公可开明了,我自己找的当然不行,人家老婆都不介意,他又介意什么,什么时候把刘昌宇带出来给我们制造一下机会呀。」

  佟琬害羞的直跺脚小声说:「你真是什么话都敢说,我、我不跟你说了,我找一天就把这些话告诉老邱。看他怎么收拾你这个小妖精。」

  李美玉带着不怀好意的坏笑说:「你去说好了,邱聪还巴不得你跟他多说几句话呢。」

  佟琬的脸一下子更加红了,有些底气不足地说:「这是为什么?」

  「因为他就喜欢你这样温婉又甜美的类型呀。」

  佟琬急忙阻止了她继续说下去:「你别瞎说了,连自己老公你都不放过是不是。」

  「男人喜欢好几个女人是很正常的事,谁能保持始终如一,那样子男女之间一一对应的话,就不会有那么多矛盾产生。」

  「怎么这种事在你说来很平常的感觉。」

  「因为你只要能让他的心始终在你这里,他一时的想法你就随他去吧,别忘了回来就行,他们男人的本事大着呢,有办法做到忠于你又欣赏别人的,我这是过来人的经验,轻易可不外传,下顿饭你要请我才行。」

  她们的这番关于男人喜欢好几个女人的谈话刚好结束,服务员也刚好打包好衣服送了过来,两人手挽着手又扑往下一家店。

  佟琬不是一个愚昧的女人,她受到很高的教育,由哲学而产生的对于男女之间的关系也很开朗,只是涉及到自己的老公时,她又做回了那个自私可爱的小女人,而李美玉的这些话无疑是给她开辟了一条新的道路。

  她不能确定李美玉说的是玩笑还是正经的,但谎话说多了,别说别人就连自己也会信,佟琬不禁开始多了一些对于男性女性间情感的其他联系的思索。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