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乱伦小说  »  【无限之淫神的诅咒】
【无限之淫神的诅咒】
字数:5879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九十三章余烬

  弯月在喧闹的夜空中划过,大地之上的里特里亚城,战火渐熄,余下的,只有伤者苦痛的哭嚎与女子嘶哑的呻吟。

  东方,鱼肚白才从天际微微吐露,一高一矮两道身影便借着夜色最后的掩护,悄然来到了城主府。

  「母狗,左拐,快点爬!我还有要事要做呢。」有着一头金色短发的女性一手握着铁链,另一只手挥舞着皮鞭,不停击打着在前方左右摇摆着的挺翘臀部,翘臀上,数十道红痕交错,而其臀瓣之间,是一根同样摇摆着的黑色狗尾,前端一截粗大的肛棒,正深深地陷入了她的肠道之中。

  在地上爬行着的女子头戴着黑色眼罩,口含着粉色口球,低着头,低声呜咽着,只有在鞭影来临之际,她才偶尔痛苦地抬起头来,露出其俏丽的容颜,那模样,却是与现任第二要塞骑士长,克里西亚一模一样,似乎不愿让人发现自己的羞耻模样,女子抬头后又迅速低头,爬动得更快了。

  走进议事厅,金发女子终于首次见到了坐在首座之上,被誉为大陆上最有野心的男人,沃尔特。

  「这位便是莉娜女士吧。」沃尔特率先起身,面带微笑,本是第一次见面,他却可以肯定眼前之人正是与他通信多天的莉娜,一位狡诈的野心家,也许现在还要加上妖娆的美人这个称号。

  「您好,沃尔特团长,久仰大名了。」莉娜露出同样的微笑,十分自然地走到一旁的椅子上坐下,双脚一抬,随意地搭在趴伏在地的女子的裸背之上。沦为母狗的女子身体一震,迅速将背部放平后,便一动不动,恰似一只训练有素的母狗。

  见到沃尔特略带好奇的眼神,莉娜把玩着手中的皮鞭,随口说道:「一头母狗罢了,沃尔特团长若是喜欢,便送与您了。」

  沃尔特摆摆手,啧啧称奇道:「若是我没有看错的话,这头母狗便是第二要塞现任骑士长,克里西亚吧。莉娜女士的能力可让我刮目相看呐。」

  「呵,团长真是慧眼如炬,母狗,还不去去给我们聪慧的团长服务服务。」莉娜踢了踢克里西亚的屁股,伸手摘下其眼罩,眼罩下是一双布满哀色的蓝眸。
  克里西亚缓缓爬上前,沃尔特则丝毫不动,任凭她用红唇慢慢解着自己的裤带,看向莉娜,语气转为严肃,郑重道:「那么,现在来谈谈正事吧。」

  伴随着克里西亚娴熟的口交技巧,大厅内的声音渐渐被遮蔽了。最后,莉娜带着满足的笑容走出议事厅,随后笑容飞速瓦解,露出一张面无表情的脸庞。
  「如虎如狐…沃尔特……」

  「走了,母狗。」她挥舞着皮鞭,如同来时般远去了,而前方爬行着的克里西亚,臀瓣之间,除了狗尾,还多了一缕从小穴汩汩流出的精液。

  沃尔特静静地坐在座椅上,手撑着下巴,闭目沉思着。

  「团长,需要跟着她们吗?」基恩从一旁的内室中走出,问道。

  沃尔特摇摇头,睁开双眼,如火的黑眸中,是燃烧的野心和欲望,他凝视着天花板,声音里带着战后的疲惫与兴奋。

  「休息几天,该准备最后的战斗了,还要抓到那几位逃跑的小可爱。」
  只是在黑之佣兵团的抓捕名单中,千夏的名字上,赫然被打上了一个血红的叉。

  千夏本是有机会离开的,在身上的魔触服未曾活性化之前,但对刺杀任务的迟疑却让她彻底失去了机会。

  当沃尔特踏入城池之后,她身上原本沉寂的触手霎时就完全活跃了起来,全身上下彻底被黑色的触手皮层覆盖,双腿之间渐渐融合,两臂融于两侧,足部死死地黏在了地面上,身体动弹不得。

  随后,她的每一寸肌肤都被一根细小的触手尖刺刺入,向其内部注入可怕的媚药。

  欲望陡然间便由一汪水洼蔓延成湖,扩散成海。而后欲望的海水又被肉体的无数细胞分流,隐没在肉体的深处。

  随着尖刺的回收,蠢蠢欲动的触手们开始动作了。

  包裹着千夏的触手内壁长出无数短须状的肉触,在粉色的肌肤上游弋,深入蜜穴、菊花、尿道、嘴唇甚至乳孔的触手开始快速抽动起来,她甚至可以依稀感觉到自己子宫与膀胱的剧烈饱涨感,嘴唇与菊花里的触手在她的胸部位置亲切地交流握手,乳孔被粗暴的扩张着,从中溢出的香甜乳汁,正被触手贪婪地吸收。
  巨量的快感如天般倾覆下来,几乎感觉不到积聚的过程,高潮便汹涌而来。千夏的思维就如同木板上的面团般被高潮碾来碾去,将一切想法揉碎成粉融入快感之中。

  当克劳迪娅过来寻千夏逃离这座已被攻破的城池时,千夏已经成为一个黑色的人型柱体了。肉柱仿佛扎根于地面,可以吸收外来的一切力量,尽管克劳迪娅知道可以以缓慢的速度将其消磨,但时间不等人,最终她只能将千夏留在原地,希冀着千夏可以自行逃离。

  ……

  正午刚过,数千名幸存下来的平民被集中到了里特里亚城曾经最大的北集市,外围是一圈手持锁链的魔物,每条锁链的末尾,都连接在一名赤裸女性的项圈上,她们或趴或跪,面露哀色地承受着魔物的鞭挞或是小心翼翼地舔舐吞吐着那脏臭的肉棒。

  皮格很是得意,因为在周围都只有一名女奴的环境下,它拥有着两名,而且是一大一小、身材如出一辙的母女花。

  双手按压着母女两人的头颅,让她们更靠近舔舐着自己的肉棒。有肉吃,有女人上,过着如此惬意的生活,这让皮格对站在广场前方高台上的身影更为忠诚了。

  露娜望着正与自己争抢着肉棒的妈妈,妈妈的眼神空洞无神,但她稚嫩的内心并无半分怨恨,此刻她唯一的想法便是——

  妈妈还活着,真好。

  沃尔特披着黑色风衣,其内穿着黑色的皮甲皮裤皮靴,正环抱着双臂面无表情地俯视着下方战战兢兢的平民们。

  良久,他终于开口道:「战争,无分对错,成王败寇。」

  「你们是不幸的,因为平静的生活被战争扰乱了,而你们又是幸运的,因为战火没有将你们灼烧致死。」

  「欲望没有止境,七盾联盟,迟早将匍匐在我的脚下,而你们的女神……」说到这,沃尔特神情玩味,声调提高了几度。

  「也不过是个淫荡的婊子罢了。」

  这番话一出,顿时引起了下方平民的愤慨,不少人脸上露出愤怒的神情,毕竟他们大部分人都信仰着蕾莲缇娅女神的。

  信仰被如此欺辱,他们却敢怒不敢言,尽管所有人都攥紧了拳头,可无人带头,因为凡是冲动的抵抗者,男性都已经丢了性命,女性则沦为魔物的生产工具。
  「这座城市,如今是属于我们黑之佣兵团的,因此,侍奉国家法案,于此刻生效!」

  「有哪位不同意的,尽可大胆地喊出来。」

  「啧,没有人吗?那么城市内的所有女性,从现在起,一个月内成为黑之国的公有财产,必须满足任何人的欲望。」

  「现在,发挥身为男性的你的特权吧,把身边曾经幻想的,喜欢的,甚至敢都不敢想的女性的衣物撕碎吧,将你们的愤怒与仇恨发泄出来吧。」

  下方一时竟寂静无声,男性紧张地观察周围,女性们更是紧了紧身穿的衣物,内心忐忑无比,警惕着身边随时可能暴起的男人。

  「啧。」沃尔特望着脚下的一群胆小鬼,撇了撇嘴,向后招了招手。

  一部木质推车被几名披着黑袍的人从后方推出,搬下高台,挤进人群中央。推车上覆盖了一层黑布,在沃尔特的示意下,一名黑袍将黑布猛然掀开。

  伴随着剧烈的哗啦声,黑布之下的东西也慢慢地显露出来。

  首先是推车四周的木质栅栏,而后便是栅栏内立起的四根木柱,其顶端断续地发出可疑的叮当声。

  黑布落下,叮当声的来源也彻底展现在平民们眼前,那是被不停挣动着的钢制锁链摇动所致,锁链一段深深的嵌入了木桩内,另一端焊接着铁拷,而四把铁拷紧紧锁在悬于木桩中央的美丽女子身上。

  女子的眼睛蒙着一层黑布,嘴唇被几层黄色胶带紧贴着,仰面朝天,双手分开,大腿呈M型被固定在了木桩之内。

  仅从女子裸露的肌肤与身材来看,她必定是一位绝色美人,但纵观女子全身,人们却发现了好几处淫邪的位置。

  雪白的乳肉之上,两颗粉色的乳头被漆黑的环饰穿刺,两条略粗的弹性皮筋将乳头拉长,一端连接着黑环,另一端连向同样被黑环穿刺并高高凸起的阴蒂环上。

  女子翘起的两瓣臀肉上,被黑色的粗毫肆意地写上了四个大字,左侧是「公用」,右侧为「便所」。而对此最好的见证便是女子高高鼓起的肚皮,她饱满的肉穴口也被一张紧贴其上的符纸封闭着,与之相反的却是女子正一张一翕不停涌出精液的菊穴,由此可见,大概女子被推出来前就一直被无数魔物不停奸淫着吧。
  一旁的一名黑袍掀开兜帽,露出一头棕色短发,绿眸,带着圆眼镜,正是黑之佣兵团的参谋,基恩。

  他抬起手,翻开放在手中的一本黑魔法书,口中念念有词地说着奇怪的咒文。
  很快,一道紫色纹路渐渐在女子的下腹部游动着,勾勒出类似女性子宫模样的纹饰,纹饰成型后,闪烁着艳丽的光辉,光辉之中,只见纹饰内部近乎被水流状的淡粉色完全填充,而淡粉色的顶层甚至还会随着女子轻微的扭动而缓缓浮动。
  黑之咒文——淫纹勾勒。

  黑之咒文——子宫监控。

            第九十四章被转移的仇恨

  阖上手中的魔法书,基恩推了推眼镜,扫视了一圈周围,面对民众,话语昂扬而有力。

  「诸位,战争已经结束了,但你们的内心可能还存有无法发泄的庞大怨气。」
  「战争无情,人有情。」

  「臣服于我们沃尔特团长的千夏骑士,此次虽然为了我们黑之兵团的野望而将你们的城门打开,但她的内心是不平静的,是充满歉意的。」

  「因此,她出现在这里,愿意用自己的肉体来平息你们的怨气。」

  「侍奉国家条例已经执行,所以你们也无需迟疑,尽情的发泄心中的仇怨吧。」
  接着,基恩伸出手指指向千夏的小腹,那里,隆起的肚皮被乳头与阴蒂间的皮筋分割为三片。

  「看到那里没有,千夏骑士立下的誓言,她的子宫一日未被充满,她便做一日人民的奴仆、人民的肉便器。」

  「她现在这幅模样,便是她用魔物精液试验出来的,子宫被充满的最大状态。」
  「现在,记住这幅模样,并为之努力吧!」

  说完煽动性的话语,基恩指了指推车,他身旁的两名黑袍迅速将推车上的栅栏撤下,轮子也一同拆下,将车身平放在地面。

  基恩上前,伸手抚摸着千夏饱涨的肚皮,悄声说道:「那么,坚持住吧,很快就有人来陪你了,不过,你现在大概是听不到的吧。」

  千夏如今的确处于恐慌状态,无力的呻吟着,目不能视,口不能言,就连耳朵深处,也被黑色的触手团堵塞着,什么也听不见。

  唯有感知被放至最大,乳头与阴蒂被拉扯的剧痛,血管里血液的流动,心脏「砰砰」的跳动,还有子宫内大量精液的浮动,她都可以一一感受得到。

  但很快,一股大力的撕扯力道传来,蜜穴处的符纸被基恩撕碎了。如同水袋破了个洞,大量充盈在子宫、花径内精液喷涌而出,形成了一道白色的飞瀑。
  站在周围的平民已经有人在咒骂「淫贱」、「婊子」、「母猪」之类的不雅词汇了。

  仿佛给己方的战败找到了合理的理由,人群中有人高声道:「干死这个淫荡的婊子,就是她偷偷打开城门让敌人进城的!就是她,害得我的家破人亡!就是她!」

  激昂的声音从各处陆陆续续地响起,更有人推搡着前方的人群,想要挤到木板那里去。

  沃尔特站在高台之上,望着下方一个个激动愤怒的脸庞,不屑的喃喃着:「真是愚昧啊。」

  随手撩动身后的风衣,沃尔特不再观看下方的淫宴,转身向着后方走去,他还有许多善后与准备工作要做。

  飞速褪下裤子,罗三已经迫不及待了,身为贫民窟中的混子,此次幸运逃过最初的混乱与战火,直至现在,他的内心也满是劫后余生的庆幸感与充盈的怨恨。
  眼前究竟是何人他并不在意,之前听高台上的大人说什么【侍奉国家】法案时,他便跃跃欲试了,只不过周围的人都没有动,他也就按捺住躁动的内心,而这次,无人阻止,也无人率先上前,那他就作为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吧。

  最后看了眼周围依旧围观着的民众,罗三毫不在意地抖了抖腰,下身昂扬着的凶物也向四周耀虎扬威般跳动了几下。

  一旁的眼镜男正做着有请的手势,罗三自然是有些害怕的,但既然已经上前,他便壮着胆子靠近了被锁着的美人。

  美人如玉,这便是他糟糠般的大脑能想出的对眼前之人最好的形容词了。
  充斥着淫糜痕迹的身体不但没有减弱眼前女子的美丽,反而更添几分魅惑,让他不禁想要在她的身体上同样留下自己的痕迹。

  那正缓缓向外滴落着精液的肉穴,一张一翕的,像是迎宾般呼唤着他进入。
  于是罗三心中一横,握住女子那软嫩滑腻的大腿,将正流着涎液的肉棒对准那翕张的肉穴,甚至还未用力,从内就传来了一股诡异的吸力,将他的肉棒给吸了进去。

  「喔…」罗三发出美妙的叹息声,「好棒的小穴,比我在翠云楼尝过的货色爽多了。」

  借着花径内残留着的精液的润滑,罗三疯狂摆动着腰部,听着身下美人一声声柔弱的哼声,一时竟有些把持不住。

  抽插才十来下,罗三就瞪大了眼睛,身体抖动,大吼着「卧槽,吸精的妖精」而早泄了。

  随着萎靡的肉棒从肉穴内滑落,千夏的小腹处的子宫状淫纹也增添了一丝微不可察的流动感。

  罗三本想再来一发以证自己的雄风,却被后方叫嚷着「早泄的怂货快下去,让我来」之类的话语气得面红耳赤,撂下一句「你们来试试便知」就快步冲进人群了。

  见到千夏周围的人越来越多,基恩露出满意的笑容,走到千夏的头部位置,伸手将她嘴唇的胶带撕掉。

  千夏原本压抑着的低吟也彻底的高亢起来。

  粗细大小不一的肉棒不停摩擦着她花径内的嫩肉,一根接一根,几乎没有缓冲的时间。快感一次次的冲击着她敏感无比的身体,从肉穴与肉棒之间的罅隙也一次次的喷出潮吹般的淫液。她不知道是谁在抽插着她,只能感受着一根根形状不一的肉棒,然后发出「嗯」「啊」「哈」「不行」等无意义的短促呻吟声。
  但一旦她发出如「嗯哈~受不了了……」「唔啊啊啊啊~」等高亢的长吟时,这就代表着她感觉极佳,被抽插之人视作最大的鼓励,于是更加卖力了。

  天空的艳阳炙烤大地,地上的男人挥汗如雨。暂时没有机会上到前方美人的男人们逐渐将视线转移至周围略有姿色的女子身上。

  也不知道是谁第一个拉扯着身旁女性的衣物,如同导火索,从这之后,场面就彻底混乱火热起来了。

  女子咒骂、逃窜,拳打脚踢;男子拉扯、追逐,以多对一。但混乱仅被限制在集市广场这个大圈子内,外面是一圈可怖的魔物,虎视眈眈着。

  渐渐的,呻吟声此起彼伏地在广场上空响彻。

  基恩笑了笑,挥手同一旁的黑袍从空隙间离开,他知道,这里的人们已经不足为虑,他们已经无法拿起哪怕是木棒这样的武器进行反抗了。

  欲望使人疯狂,团长说的没错啊。

  时间在千夏的脑海里早已没有了概念,只能在快感的浪潮中沉浮,依靠着呻吟来发泄自己始终不曾消退的欲望。没有听觉,所以她也无法察觉自己的呻吟一点点的高亢起来,后面已经成为淫乱的叫喊了。只是后来,就连这项唯一的途径也被一根根迫不及待的肉棒堵上了,肉棒捅入了她的嘴唇,深入了她的喉咙,然后在她的口中射出了咸腥的精液。

  究竟已经过了多久了呢?

  她不禁这样想着。可这样的想法也被快感与精液慢慢覆盖,化作灰烬了……本帖最近评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