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姐屁屁的初次接触+浪荡的清纯姐姐
姐姐屁屁的初次接触

    姐姐大我五岁,170cm,奶子像柚子大,54kg,手脚修长纤细,鹅 蛋脸非常漂亮,有点像翁虹。

    我小时后一出生,医生就顺手割掉我的包皮。我那时虽已国二,但体格已十 分状硕,小鸡鸡也近15cm,身高已近170cm,和姐姐差不多,但babyface,
 因此家人对我也不在意,出外旅游也让我和姐姐睡同一张床。平常在学校听同学 说些风花雪月的事,加上在家里有时后偷看第四台的锁码节目,早就对女体十分 好奇。

    而姐姐在家里的穿着是以舒服为主,通常只穿一件露出深深乳沟的细肩带连 身衬衣裙,长度大约只遮住臀部,就在家里走动,在沙发上或坐或卧,显出她身 裁的苗条娉婷与雪白光滑柔嫩的皮肤,加上柔软纤细腰枝与修长挺直双腿,更令 我老是想入非非。

    而姐姐喜欢穿着淡色系列的连身衬衣裙,但其衣料透光率其佳,在灯光映照 下,近乎半透明的,饱满的乳房老撑的衬衣鼓涨,胸前两点晕红娇嫩的乳头也明 显突出。偶而姐姐也喝点红酒或梅酒,些微酒精将她漂亮的脸蛋醺染成白里透红, 当真明艳动人。而酒后湿润的红唇,微酣的双眼,散发出一股撩人情思的韵味, 害我常常边幻想着边打手枪。

    自从上次旅游回来后,姐姐整个人变的更加娇艳,之前我只是幻想,如今可 是实作。而姐姐在家里也是全身光溜溜的穿件衬衣裙就在家里走动,也方便我动 手动脚,除非爸妈在家才会穿上小内裤。但家里开24hr超商,爸妈都很晚才 回来,所以家里只有姐跟我,一对沉溺於情欲游戏间的幼兽.

     我很喜欢在看电视时,抚摸姐姐她的纤细皎白的足踝,姐姐喜欢侧卧在沙发 上,曲腿上来,我坐在旁边就伸手把玩她的足踝,轻轻的将手指轻柔的随着她的 曲线由足踝向上探索,姐姐柔软的双腿常因为我缓慢的动作不自主的弯曲着。
    我甚至细心把玩姐姐洁白细緻的脚ㄚ子,逗弄那小巧圆滚滚的脚趾头,用舌 头一一仔细舔舐,并贪婪的吸吮着,逗得姐姐常常不由自主的「啊……」一声呻 吟起来,并用另一纤细皎白的脚ㄚ子回触我脸庞。

    姐姐喜欢我细心把玩她那洁白细緻的脚ㄚ子,并用舌头一一仔细舔舐吸吮的 触麻感,常让她陷入了情欲的陷阱里不可自拔,不断迎合我的进入,并承受我舌 头与手指一波又一波的挑逗,整个人深陷入情欲的感官世界里.

     有时会学日本片那样,用舌头轻轻舔舐与吸吮姐姐每一吋肌肤,并用指头轻 抚姐姐皎白的身躯. 除了舔拭与吸吮姐姐的蜜洞外,甚至还尝试用舌头伸入姐姐 的屁眼里舔舐,弄得姐姐娇喘不已,且兴奋的屁眼一张一闭.

     被我逗弄几次后,姐姐就受不了的,要我用指头轻轻伸入抠弄,她说被我舔 的屁眼里面酥酥麻麻的很舒服,但也痒痒的好想让人插看看。

    有一次下午看电视时,我又逗弄起姐姐,从洁白细緻的脚ㄚ子一路舔舐到纤 细皎白的足踝,再顺着修长的双腿亲向姐姐的蜜穴,那里早已湿淋淋的等待我的 入侵,姐姐早已受不了的隔着T恤,自己搓揉起那对白晰饱满的奶子,诱人的呻 吟声「嗯……嗯……」不绝.

     我不理姐姐的娇喘声与扭动诱人的身躯,继续挑逗姐姐,并试着用手指沾满 姐姐蜜穴里分泌的爱液,慢慢在姐姐漂亮的小屁眼边轻轻抠弄。姐姐大声的「哦……」一声呻吟出来,并喊着:「好弟弟,亲弟弟,快点干我,我好想要……啊……」

    我要姐姐趴在沙发上,并将屁股翘高高的,我把她的屁屁用手掰开,用舌头 伸入屁眼里舔舐着。姐姐的臀部不断迎合我的动作,并喊着:「不要舔了,快干 我,姐姐受不了。」

    接着我顺势把食指狠狠的插入姐姐的屁眼里并顶到底,姐姐似乎被我这突来 的一招刺激了,不禁喊道:「啊……有点痛……不过好酥麻……啊……受不了… …」

    我被姐姐的呻吟声逗的心里好痒,我仔细端详姐姐的挺翘的臀部,好丰满、 好有弹性,皮肤好光滑、好细緻,越想我手就动的越快,姐姐她就叫的越骚,屁 屁也主动前后摇动、左右扭晃,迎合我指头的动作。

    忽然我想知道姐姐她的屁屁是否会臭,就把手抽出,闻闻看,其实不太会。
    姐姐她转回头哼着:「哦……不要停,姐姐好舒服!」

    那我就不客气了,连用食指和中指给挤进去。起初还不太容易进去,尤其是 关节处,不太容易挤进去。当关节进去后,我觉的变得异常的紧,姐姐她也发出 痛苦的叫声,叫我放慢速度,后来姐姐的屁眼慢慢的放松。

    这时,我就用手指关节处不停进出,享受姐姐她屁眼的紧度,和她的放荡的 淫叫声:「啊……轻一点……姐姐又痛又麻……」

    我一面玩她姐姐的屁屁,一边揉她的奶奶,有时也用插屁屁那只手的小指揉 她的蜜穴。

    这样玩了约30分钟,姐姐的身体紧绷又放松了两次,最后姐姐整个人瘫在 沙发上,全身软绵绵的任我摆佈。

    后来我受不了,就把手指头拔出来,此时姐姐的屁眼已相当柔软与湿润,我 把她的屁屁顶高,将阴茎狠狠的插入姐姐屁眼里.

     姐姐「啊……」一声叫了出来,我也觉得本来被我用力向前挤的鸡鸡,忽然 压力顿减,我第一次顺利的插入姐姐的小屁眼里,这比姐姐的小蜜穴还要紧.
     我开始缓缓抽送起来,体验姐姐她屁屁的温存。姐姐似乎也已经融入了,不 时主动的前后抽送,并用屁屁碰撞我的睾丸与大腿,并娇喘连连的发出「啊……啊……好舒服……」,而且姐姐自己加快了摇摆速度,我就更用力的顶出声音, 一边看鸡鸡在姐姐她光滑的屁屁里进出,一边搓姐姐她的阴蒂,并不时捏捏那对 放荡摇晃的奶子。

    慢慢姐姐好像发狂似的前后摆动着她的臀部,披肩长发也随着姐姐疯狂似的 摇头摆脑而乱舞着,姐姐呻吟的声音越来越高亢:「哦……干死我啊……快干死 姐姐……哦……」,我也更加把劲疯狂的抽送着。

    渐渐的,姐姐她呻吟的声音也越来越高:「哦……不要……不要停……我受 不了了……」,整个客厅里几乎充满她的回音。

    她的臀部也一直扭个不停,我兴奋得从背后将她抱的紧紧的,臀部疯狂的不 断用力抽刺着,直到精液射在姐姐的肛门内,我才软趴趴的拥着姐姐卧在沙发上, 直到天黑。

    事后隔天早上,姐姐跟我说:「你昨天太粗鲁了,弄得姐姐的屁屁好痛,今 天差点不能便便了。以后要温柔一些哦。」

    浪荡的清纯姐姐(外篇)

    暑假结束前的那一周,姐姐她们一群朋友去坪林露营,姐姐她男朋友已在台 北,所以姐姐就带我陪她一起去。

    那天姐姐穿着一条破得乱七八糟的直筒牛仔裤,一件宽大单薄的白色T恤, 一双白色短筒球鞋,我们由台中坐火车到台北,再搭她同学的车一路杀到坪林。
    晚上烤完肉后,先去夜游,然后在营火下一起闲聊与喝酒,但我酒量不好, 早早就躲进帐篷睡觉.

     睡到早上大概三点多左右,我被我姐姐叫醒,她带我爬出帐篷,走到距离帐 篷约50公尺的溪边,我们坐在桥下倾倒的树干上。

    姐姐一言不语的就缓缓柔柔亲吻我脖子和耳朵,边在我耳边耳语:「姐姐好 想要啊!」然后就热烈的与我亲嘴,抚摸我的胸部,开始挑逗我。

    姐姐她跨坐在我的大腿上,我开始也抚摸她的乳房,由衣服外到衣服内,褪 去了她粉红色细肩带胸罩的胸扣,用食指和姆指轻轻搓弄她的乳头,乳头逐渐硬 了起来,我便俯身吸允她的乳头,同时左手抚摸她细緻的背。

    一会儿,姐姐她站了起来,把牛仔裤脱下放在旁边,露出可爱的白色小内裤。 她又坐在我大腿上,我一边吻着她,一边左手顺利伸进她的阴部,姐姐她已经全 部湿透了,连内裤上都是。我中指在她洞中来回挑动,她发出了婴儿般的呻吟。
    她左手也开始搓揉我的睾丸和鸡鸡,我脱去了她的内裤,也脱去了我的短裤 和内裤,我抓着鸡鸡的根部,将鸡鸡塞入了姐姐的蜜洞里,双手抱着她的臀部上 下滑动。姐姐她似乎相当忘我,紧闭双眼,张开嘴轻轻呻吟。

    不知过了多久,姐姐她开始疯狂的上下套动,我也不自觉的坐了起来,抱着 她的腰,吸着她的乳头. 姐姐喘着气,但又不敢叫出声,全身细胞都像是亢奋到 了极点,最后她突然抱紧了我,往下坐的力道也大了起来,又突然间她大腿夹紧 了我的臀部不动,嘴里「喔……喔……」的呻吟,但我并没有达到高潮射精。
    过了一会,姐姐她站起了身,她看着我昂然挺立的阴茎,笑了笑说:「姐姐 帮你解决. 」姐姐一手套弄着我的鸡巴,一手也很温柔的爱抚着我的睾丸,接着 姐姐蹲下来低下头,她先伸出舌头轻轻的舔着我的龟头. 她尝试性的舔着,然后 才增加次数及速度。

    姐姐从龟头舔起,沿着鸡鸡舔至睾丸,她含住我的一颗鸟蛋,轻轻的吸吮着, 她的手并没有因此而停,她嘴吸吮着我的鸟蛋,手则握着我的鸡鸡套弄着,姐姐 的唾液很多,我的鸡鸡已整根湿淋淋的了,整个星空下静静悄悄的,只有我凝重 的喘息声,还有姐姐吸吮龟头所发出的「啧……啧……」声音。

    我全身紧绷了起来,我微微抬起上半身,姐姐她加快了吞吐的动作,那「啧……啧……」的声音越变越大声,越来越密集。

    「啊……啊……」我忍不住的叫了出声,将我充满情欲的精液,一下子射在 姐姐的嘴里.

     姐姐还不住的吸吮着,并将我的精子都吞下去,并将我的鸡鸡舔的乾乾净净 的,然后用溪水擦拭着嘴边并漱口,才对着我微笑着说:「舒服吗?」一边说一 边捡起她的内裤丢给我,说:「太湿了,没办法穿。」姐姐直接穿起了牛仔裤扣 好胸扣,抱住了我的头亲一下,便拉我往营地走去。

    我却不知怎么处理姐姐她的内裤,我便把它塞入我的口袋。

    第二天,姐姐换上一件麻质无袖前扣式的连身短裙,她若无其事的和她男朋 友说说笑笑,我则不敢正视她男朋友,有点作贼心虚的感觉. 下午时她们拔营后, 姐姐和她男友本来要去看电影,但人太多,就改去看MTV。

    进了MTV里,那是褟褟米式的房间,我坐在前面看,姐姐则窝在她男友的 怀里看。当片子演一会儿时,我就听到背后「滋滋」亲嘴声和姐姐兴奋时的喘息 声。

    我假装侧坐的斜眼瞄过去,只见姐姐和她男友已抱在一起亲嘴,她男友的手 不老实的由姐姐衣服的领口伸入把玩姐姐那一对奶子,另一手则忙着抚摸姐姐白 玉般的大腿和臀部。这时我已分不清是在看影片还是看姐姐她们亲热。

    过一会我发现姐姐的表情有点怪,抿着嘴,紧抱着抱枕,姐姐侧躺着,她男 友也侧躺她身后,但姐姐的短裙有被掀起,姐姐的腰肢随着她男友的动作而动作。
    我想起姐姐昨晚换穿的内裤正在我口袋中,再看姐姐两颊泛红,重重的喘息 声,我马上心知肚明,姐姐她们正在燕好。一想到我又兴奋,但碍於她男友,我 只有假装不知情的继续看影片。

    好不容易捱到片子演完,我跟姐姐说要回台中,她男友只有不甘愿的陪我们 去吃饭聊天,直到九点多,才依依不舍的带我们去公车站,,让我们自行坐到火 车站。

    公车上人很挤,我一想到姐姐麻质无袖的连身短裙内的光溜溜的小屁屁就兴 奋. 上车后挤在人堆中,过了两站,车更挤了。这时,我开始注视姐姐水嫩脸蛋 和深深乳沟,我开始将姐姐她的短裙掀高一点,轻轻抚着姐姐的屁股,而且渐渐 地往下面移。

    姐姐一直装着若无其事的样子,我的手比刚开始的时候更不安份的伸进姐姐 的连身短裙里摸了起来,我以两手玩弄着姐姐她光溜溜的屁股,并把连身短裙微 微掀了起来。姐姐似笑非笑地将身体往后靠,我就用裤裆里的肉棒在她的臀上磨 蹭。

    我拦腰抱紧姐姐,硬挺的阳具顶在她丰腴的嫩臀摩擦,并将手顺着臀沟和张 开的双腿从内侧滑下往前挪移,在大腿内侧抚摸,而另一只手则逗弄她的小屁眼。
    我温柔的舔着姐姐的耳根,姐姐大概是身上有擦香水,耳旁散发出阵阵的淡 淡幽香。姐姐扭动上体,轻微发出喘息声来,一双粉腿缓缓张开,同时蜜穴也早 就流出爱液,不断流出的淫液早已黏腻地贴在大腿内侧了。

    我把手放在姐姐的蜜穴上揉摸,还用手指在臀部的裂缝及花瓣突出处给予按 摩,使原来微微张开的两腿深处,感到一阵阵痉挛的颤抖。姐姐大胆地更张开双 腿,主动把那丰满的小穴放置在我的手掌心,让小穴中湿润的爱液,沾满我的指 缝,散发出浓厚的挑情香味。

    姐姐尽量调整自己的呼吸,不想让别人听到她呼吸急促的声音,但腰身不自 觉的摇动,体内的花蜜早已不听话的渗出。姐姐的心也大力地跳动着,扭动着那 圆润修长的大腿,将光滑的小腿不断磨擦我穿着短裤的脚,桃红的双颊,把想要 叫出来的声音又收了回来。

    我将手指一寸寸地慢慢插入正在汩汩涌出花蜜的小穴中,用手指抠挖着姐姐 的小穴。挖扣了十几下,又把另一只手指也插入姐姐的屁眼里,继续抠挖扣弄。 进进出出的速度逐渐加速,姐姐也卖力地扭动着那圆滚滚的屁股,黏稠的热热蜜 汁更加速的渗满我整个手掌,大腿内侧更是被淫荡汁液沾得一片黏滑,在激烈的 颤抖中顺流滴下。

    到火车站时已十点多,姐姐两颊桃红的看着我,带我到附近商业区的阴暗的 小巷子里,找了一间昏暗灯光的老旧公寓,大门未关,走进楼梯间里,到地下室 抽水马达旁,姐姐给我热情的拥抱,并深吻了起来。

    我一边吻着她,一边用双手抚摸她,一边吻着,一边摸着姐姐她那35吋的 大乳房,后来嫌隔着衣服摸不过瘾,就把手伸进她的衣服袖口里面,解下姐姐粉 红色细肩带的胸罩,并将奶罩放在背包里.

     我直接搓揉姐姐她早已硬挺的奶头,摸的姐姐她一直呻吟,,后来我更进一 步的把手伸进她的裙子内,抚摸姐姐她早已泛滥成灾的蜜穴,姐姐的淫水早已沾 满大腿内侧。

    姐姐也把她的手放到我的裤裆里,很激情的上下套弄我的鸡鸡,此时我的鸡 鸡已经硬的像铁棒一样。

    然后姐姐她身体转向背对着我,让她扶着墙璧,然后一边摸她的奶头,并将 她的短裙掀起,一边把老二掏出来。

    这时姐姐她很虚弱的问我说:「你想干什么啊,亲亲就好了,这里会有人来。」
    我不理会她,就把鸡鸡对准了位置,然后一挺腰,就插了进去。姐姐她「啊」 的一声叫了起来。我用力的插了进去后停了一下,然后在她耳边轻声的说:「你 不是想让我来干你啊?」

    我们仍然是用站着的姿势,然后她背对着我,我在她后面抽插,一边干她揉 她奶子,一边还怕有人突然出现,这种感觉真的是非常刺激,姐姐她似乎也沈醉 在我强烈的抽插攻势中。

    姐姐一兴奋起来,就忘了身处何处,前后摆动着配合我的动作,还边呻吟的 说:「快……用力干我……好爽啊……」

    我开始前后摆动,插刺着她流着淫水的小穴,姐姐她也呻吟起来,我怕她叫 太大声,就把昨晚姐姐丢给我那条湿答答的亵裤,塞住姐姐的嘴里,边在她耳边 说:「姐姐,小声点,这里是别人家里的公寓。」

    姐姐点点头,任我将那条亵裤塞住她的嘴,而姐姐好像更兴奋的,晃动她满 头秀发。我双手开始从臀部上抚摸,移到前面的奶子上,用力的搓揉着。

    我干了一会儿,觉得腰有点酸了,就叫姐姐面对我,我一手扶着她的大腿到 我腰部,一手把鸡鸡对准了位置,然后一挺腰,就插了进去。

    姐姐她「啊」的一声后,双手捧着我的脸疯狂的和我亲嘴,我也热烈回应的 亲吻姐姐红润的双唇,吃她的唇印,吸她的细嫩的舌头,用力的揉捏那圆称饱满 的乳房。

    这时我们还是嘴对嘴狂吻着,舌头互相交错着,我还是一直用力的干着姐姐, 真是越干越爽,干到最后,我受不了而射精射在她体内,把鸡鸡拔出后,赶快用 卫生纸擦乾净.

     此时我姐姐对我简直是百依百顺,两眼柔媚的望着我说:「你怎么可以在楼 梯间这样对待姐姐。」

    我笑着对她说:「我有没有比你男友厉害吗?」

    姐姐笑而不语的看着我。

    休息一下后,姐姐就带我去车站,买了11点半往台中的莒光号。车厢内没 多少人,我们坐位靠后车厢,火车开了不久后,姐姐就趴在我身上睡着了,一路 上我望着姐姐娟秀的脸庞,等车过桃园后,望着姐姐胸口钮釦里洁白的曲线,忽 然想起姐姐没穿胸罩,心中一阵亢奋,就一只手先解开姐姐胸口3颗釦子,露出 姐姐白嫩饱满的奶子,再伸入姐姐衣服内,搓揉那对奶子。

    姐姐她直觉的握住了我的手,但看看周遭没甚么人,就任我玩弄她的奶子。
    等车过中坜后,我看周遭没甚么人,只有前车厢那3个年轻女孩子,穿着牛 仔裤与T恤,就像一般学生的装扮,不过也在睡觉了。

    我就蹲下去,将姐姐裙摆下方的釦子也解开,只留姐姐连身短裙的前釦腰部 中那两颗釦子将衣服系着,一边揉姐姐的奶子,一边弯下头去伸出舌头,想要舔 姐姐的蜜穴。

    当我的舌头接近她阴唇时,我闻到了一股味道,有点淡淡酸酸,但是我却很 喜欢闻,我整个脸贴向在姐姐的阴户上,我用鼻子闻着由蜜穴散发出来的香味。
    接着就舔起姐姐的阴阜,并不时吸吮起姐姐的爱液,我吸得很大声,姐姐紧 紧的抓住我的头发,要我小力点,不然会受不了叫出来。我又吸又舔的,姐姐的 淫水越出越多,我还见到淫水从姐姐阴道涌了出来,好多好多啊。姐姐很舒服的 坐在位置上,不时用眼睛瞄瞄周边状况.

     我用一边以手指逗弄姐姐小阴唇上的小豆豆,一边又是吸吮又是舔,这一吸 吮一舔姐姐浑身颤抖,从姐姐阴道涌了出来好多好多的淫水,有点甘甜、有点腥 的味道里还渗有尿味。

    姐姐双手紧紧抓住我的头发,双腿紧紧夹住我的头,轻声呻吟起来,姐姐香 汗淋漓的。我更用力的吸吮着,姐姐轻声说:「不要吸了,姐姐受不了,好爽啊。」
    我爬了起来坐着,这时姐姐见我坐在一边,便吻着我的脸颊说:「小乖乖, 姐姐会每天都好好疼你的。」

    **在姐姐耳边说:「我好想干你。」

    姐姐羞红脸的说:「我先到洗手间等你。」

    待姐姐上洗手间后,我就随后跟上,敲门后进去,然后我就抱住姐姐,将她 连身裙胸前的釦子解掉,露出白晰的奶子,将她短裙掀开,翘起圆润的臀部,我 要姐姐手扶着窗户,将臀部翘的高高。她的蜜穴早已一片潮湿,我从后面很容易 一顶就插入,两只手用力的搓揉着姐姐的奶子,我在后面不断的冲刺顶入,姐姐 情不自禁的呻吟起来。

    我一会搓揉奶子,一会用指头挖姐姐的小菊花蕾,姐姐很兴奋的放声浪叫: 「哦……」,令人酥麻的呻吟声,伴着车外一阵阵闪过的路灯,诡异荡情的气氛, 令我兴奋的大力插刺,而姐姐下体一阵痉挛,夹的我好紧,再冲刺一下子我就射 精了。

    我和姐姐清洗擦拭一下就开门出来,却见到那个穿着牛仔裤的年轻女孩子, 满脸通红的站在门外,头低低的不敢正视我们。而姐姐见状也羞红了脸的回坐位, 不过真的很累,不一会,我和姐姐就睡着,一路坐回台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