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强暴小说  »  【情欲场】(27
【情欲场】(27
 二十七、叔侄

  此刻小慧心中确实很乱,也很伤心,没想到自己宝贵的第一次,就这么失去了。能怪刘斌吗?她心里清楚,从一开始刘斌对自己就没有企图,要怪,只能怪自己,怪家里穷,怪那个包厢里的人。如果自己有钱读书,就不会去歌厅坐台,如果自己不那么自信,也不会大胆去歌厅,如果不去歌厅,就不会碰上那些畜生,上次有人见自己困难,愿意出高价买自己第一次,自己都没同意,谁知道最后竟这样失去了。

  小慧对要了自己第一次的刘斌,心中无法生出怨恨。他昨晚说自己是他马子,无非是为了保护自己不让人欺负,后来在包厢里对自己很尊重,见自己有困难,还同意借钱给自己上学,那几位姐姐似乎是警察,他肯定不是坏人。想到刘斌,她自然想到了他们第一次在一起的情形,整个晚上刘斌对自己没有任何出格的行为,给自己的印象很好,因此才主动问他要电话号码,没想到最后自己第一次竟然给了他,难道是命中注定?如果昨晚自己不跑出来,就不会遇上他,也许第一次就会被那些畜生拿去。与其被那些畜生的得去,还不如给他。

  想到这里,小慧心里稍稍平静了一些,眼角泪水不再下流,过了片刻,说:「小妹,几点了?」

  「快八点半了。」马小兰见小慧不再伤心流泪,悬着心放了下来。

  「啊,我上课迟到了。」说完,小慧挣紮着要起床。

  「姐,你再休息一会,我帮你请了假。」马小兰安慰道。

  「你帮我请了假?」小慧有些奇怪,眼前的女孩与自己第一次见面,怎么知道帮自己请假?不由好奇地看着马小兰。

  「我从你手机里找出了同学的号码,告诉她你身体不舒服,要她帮你请假。」
  「谢谢小妹。」小慧感觉下面确实很痛,又躺下了,接着说:「小妹,你哥呢?」

  「他去办事了,叫我在家照顾你。姐,你肚子饿不?我煮了稀饭。」

  「现在不想吃。小妹,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马小兰。」

  「你不是刘哥的妹妹?」

  「我是他的女人。」马小兰神色有些羞赧,但是没有隐瞒自己和刘斌的关系。
  「你是他的女人?」小慧惊异看着马小兰,见她脸上流露着自豪和幸福,更加迷惑,试探着说:「他养着你?」

  「嗯。」马小兰对自己被男人养着没有半点不好意思,似乎很正常,并说:「哥对我很好。」

  「他有老婆吗?」

  「没有,他老婆和他离婚了。」

  「你没想过和他结婚?」

  「没有。只要哥让我跟他在一起就行。」

  小慧越来越看不懂马小兰,看似很单纯,却又懂得不少道理,想了想,又说:「小兰,如果他有其他女人,你怎么想?」

  「只要哥开心就好,我不会有意见。」

  小慧见马小兰说的很认真,看不出一丝虚假,心中更加奇怪:怎么会没有一点嫉妒心?又试探着说:「你不怕他有了其他女人后不要你了?」

  「哥不是那样的人。」马小兰自信满满地说,接着又说:「就是哥不要我了,我也不会怪他。」

  通过与马小兰的交流,小慧对刘斌好奇起来。他究竟有什么魅力,把这个小女孩迷得这样?她和刘斌虽然不是第一次见面了,但是对对方并不了解,当初对他有好感,只是感觉他与其他人有不同,对自己的美貌熟视无睹,没有动手动脚。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在小慧对刘斌产生好奇的同时,刘斌已来到车辆处置中心沈红英的办公室。
  他早晨起床后,不知道如何面对小慧,干脆把这事交给了信心满满的马小兰,叫她今天请假在家陪伴。他吃过早餐,便打车过来了,只是离开时嘱咐马小兰,万一有事就给自己打电话。

  沈红英一上班便安排人去查看车辆了,刘斌来办公室时,正巧有人汇报工作,待办公室只有余下他一个人时,才含笑看着他说:「老弟,我们警花丽丽对你很有好感哦。」

  「姐,你别拿我开玩笑好不好?我是什么人,一个刚从里面出来的人,丽丽是什么人?是警察,而且是警花,我们是两个不同世界的人。」

  「老弟,你这么说就没意思了。那你怎么与我们贺队是朋友?」

  「那是贺队给我面子。」

  「贺队这个人比较正直,一般人是不会给面子的。」沈红英否定了刘斌的回答,顿了顿,接着说:「你要知道,丽丽平常眼界很高,像昨晚后来主动与你说话、和你喝酒,回来的路上还不停地打听你的情况,这种状况很少见。」

  「姐,你是不是想准备将丽丽介绍给我?」刘斌干脆笑着挑明。

  「呵呵,这个,姐只是给老弟你提个醒,有机会你单独叫丽丽吃个饭,加深印象、加深了解,能不能到一起,要看你们的缘分。」沈红英停顿一下,接着说:「如果能与她好上,以后对你只有好处。」

  「哦?」刘斌好奇地看着沈红英,等待下文。

  「她爸曾经是我们局的局长,虽然现在退居二线了,但是我们局里有很多人是他提拔的,她大姐的公公是省里的领导。你说如果你们好上,对你有没有好处?」
  「那样我就更加高攀不上了。」

  「你错了,老弟,丽丽对那些公子哥儿没有好感,很多公子哥儿在她这里吃了闭门羹。对了,她与谭倩关系很好,昨晚是因为谭倩才去的,她的情况你可以找谭倩打听。」

  刘斌笑着说:「那我先谢谢姐,如果真有一天能与她好上,我一定送姐一个大红包。」

  「老弟,那姐记住了哦。」沈红英笑了笑,接着说:「对了,你与昨晚那个女孩关系可不要太近,我看她有点在意。」

  「姐,你放心,我会有分寸的,昨晚我一是出於气愤,其次是出於同情,否则我不会出面的。」

  「这个我们后面都知道了。你与那个女孩也只见过一面,就陪你唱了一会歌。」
  女人八卦没错,看来她们几个后来议论了自己很久,要不不会知道的这么详细。看来以后与女人相处一定要小心,更不能轻易得罪她们,她们可以让你一夜之间美名远扬,也可以让你声名狼藉。刘斌一边点头,一边暗暗告诫自己。
  「沈主任,有一辆三菱越野,跑了差不多十万公里了,但各方面都还不错,只要外表弄一下,重新喷个漆就可以,不知行不行?」刘斌正准备说话,一个年轻警员走进来说。

  「老弟,你先去试一下,看行不行。」

  刘斌跟着年轻警员来到后面车场,距门口不远处停着一辆外表看去十分破烂的三菱越野。他在当办公室主任时对各种辆车都有接触,车况好坏基本清楚,从警员手中接过钥匙,上车启动后,感觉发动机声音比较好,在坪里转了几圈,操控性能也不错,动力强劲,跑工地很适合,显然这辆外表不起眼的车是精心挑选出来的。

  刘斌下车后,满意地回到沈红英办公室,笑着说:「姐,车不错,但不知要多少钱?」

  「四万八千元。」

  「四万八?」刘斌吓了一跳,没想到会这么便宜。他的心里价位是十五万以内,因为这种车新车要四十多万。

  「怎么,贵了?老弟,这是最便宜的价了,差不多是按报废车来处理了。」
  「姐,你误会了,我是说怎么这么便宜?」

  「老弟,这是你来了,如果是别人少於十万别想拿走,毕竟还只开了不到十万公里。」

  「那谢谢姐。」

  「你去办手续吧。」说完,沈红英将一张条子递给刘斌。

  刘斌办完相关手续,已经十一点了。马小兰一直没有打电话来,是小惠还没起来,还是她将小慧安抚好了?他思忖片刻,给马小兰发了个「中午一起吃饭」
  的信息,马小兰很快回複说好。看到这个简单的回信,他心里踏实了,至少可以肯定小惠没有闹,至於回去怎么面对,那是等会回去的事。他将车子开到沈红英打招呼的修理厂,将要修理和更换的部分交代清楚后,才打车回家。

  回到小区,刘斌心里忐忑起来,尽管小慧没有闹,但是不知等会如何面对。
  他在小区踌躇了好一会,才上楼,轻轻打开门,往内一看,发现马小兰在厨房里做饭,小慧在一旁当助手。这现象出乎他意外,看来昨天晚上之事小慧没有怪自己,心里才稍稍平静些。

  刘斌进门时,小慧第一时间发现,只是瞟了一眼便转过头去,脸上泛上一片桃红。马小兰看到他后,满脸笑容地说:「哥,你回来了?我原想中午去外面吃,可是小慧姐不方便,所以——」

  「小兰。」马晓兰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满脸通红的小慧打断了。

  「所以你就买菜回来做?」刘斌笑着把马小兰未说完的话说出来,接着说:「那我正好可以尝尝我们小兰的手艺。」上次马小兰与王芳她们一起做过一次饭,但是马小兰是当下手,掌勺仍是王芳与周薇。

  「哥,我不怎么会做,如果不好吃,你不要说哦。」

  「放心,只要是小兰做,哥都喜欢。」说着刘斌来到来到厨房门口,见小慧红着脸一直没有回过头来,忍不住叫了声:「小慧。」

  小慧抿着嘴回过头来,看了刘斌一眼,很快移开目光,说:「刘哥,有什么事?」

  小慧这么一问,刘斌反而不知说什么了。不过从小慧的神色和话里,他可以感觉出,小慧对自己没有怨恨,至於心里的想法,只有等会再了解了。见小慧没有将头转回去,似乎在等待着,只有说一句没有鹹味的话:「你没事就好。」
  「哥,等一会就好了。你先到客厅坐一下。」马小兰见刘斌站在门边,回头说了声,便又去忙了。

  刘斌退回客厅,坐在沙发上,看着已打开的电视。不一会,马小兰便端着菜从厨房里出来了,小兰来回两次,最后小慧才拿着碗筷从厨房里缓缓出来,看样子行动确实有些不便。

  今天第一次做饭给刘斌吃,马小兰既兴奋又紧张,上桌后,叫刘斌这个试试,那个尝尝,并且紧张地等待着他点评。菜的口味只是一般,没有王芳与周薇做的好,但是刘斌不会让马小兰扫兴,一边品尝一边赞美,然后再稍稍提点建议,说如果再怎么,味道就更美了。

  小慧一旁低头吃着,偷偷用目光观察两人,觉得刘斌确实很体贴人,对马小兰的不足之处不直接指出,而是用对方乐意接受的方式间接点出。同时也发现,刘斌似乎就是马小兰的一切,刘斌高兴她就开心。

  得到刘斌赞许,马小兰很高兴,问一旁静静吃着的小慧:「小惠姐,你觉得好不好吃?」

  小慧没想到马小兰会突然问自己,只有连忙点头,说:「好吃。」

  刘斌见小慧有些心不在焉,说:「小慧,什么时候也让我们尝尝你的手艺。」
  「我不会。」小慧脸儿一红小声说。

  「哦?呵呵。」不知是真的不会,还是以后不会再见面了,刘斌只有笑着说:「那就等你学会了我们再品尝。」

  刘斌知道小慧有心事,不再刻意与她说话,在马小兰的注视下,津津有味地吃着。

  吃过饭,马小兰让小慧休息,主动承担了收拾和洗刷的任务。刘斌觉得有必要和小慧好好聊一下,以便知道她内心的想法。他陪小慧坐在沙发上,说:「小慧,昨晚之事真对不起,我不知道你是第一次。」

  本来刘斌坐在旁边,小慧脸儿就有些发烫,说到昨晚之事,粉脸更红,小声说:「刘哥,昨晚之事不怪你。」

  「小慧,你心里有什么想法?可以直接和我说。」

  「刘哥,我现在心里很乱,以后再说好吗?」

  「也行。我只是希望你心里不要有阴影,希望你不要有任何包袱和压力地完成你的学业。这一万元你先拿着。」说完刘斌从口袋里掏出一匝钱,放在小慧手上。这是他回来时从银行取的。

  小慧像受惊一般,连忙推脱说:「刘哥,不要,我不能要。」

  「小慧,我没有没有别的意思,昨晚说了,算我借给你的,你读书需要钱,我不希望你再去那种地方。」

  「刘哥,你放心,我不会再去了。」

  「那你就拿着。」待小慧接过钱,刘斌又说:「你身体还有些不舒服,下午就在这里休息,晚上或者明天早晨我再送你回去,小兰今天专门请假陪你,下午我还有些事,不能陪你。」

  「我下午回去学校。」

  「你如果你觉得没问题了,我送你。」

  刘斌这么一说,小慧反不再坚持下午走了。她从马小兰哪里得知,昨晚自己药性发作后,很狂野,以致下面都红肿了,现在虽然没有早晨那么痛了,但是现在回去,肯定会让同学看出破绽。

  「那我晚上再走,不用你送。」

  刘斌本想下午与小慧好好聊聊,见小慧似乎不愿与自己多说,不好勉强,但是这样呆坐在一起又很不自在,趁马小兰从厨房忙完出来之机,说:「小兰,下午你在家里陪小慧。我还得出去办点事。」接着又转头对小慧说:「小慧,你下午在家休息,晚上我再送你回学校。」然后起身出了房间。

  走出小区,刘斌一时不知往哪里去。想了想,他打了个电话给谭倩,表示感谢。谭倩在电话笑着说,口头感谢就免了,如果真心感谢,下此再请她们姐妹吃顿饭,好好娱乐一下。他自然是笑着答应,并说随时等候召唤。接着,他又打了个电话给田晓萍,问袁林军回来没。其实他心里清楚,袁林军如果回来了肯定会与自己联系,这个电话纯粹是无聊之举。田小萍告诉他,袁林军要晚上才能回。
  他想了想,不如先去与田小萍沟通一下,看有没有什么麻烦。

  田小萍正好比较清闲,见到刘斌很高兴。刘斌说明来意后,田小萍笑着说:「这个,别人可能有些麻烦,因为你有了资质,我们就多了一个竞争对手,呵呵,不过你肯定没问题,大不了再请我们头唱次歌。」

  「袁总喜欢唱歌?」

  「他就这个爱好。喝了酒就喜欢唱歌。」

  「不找小妹?」刘斌笑着说。

  「他媳妇管得严,所以每次都叫我去。」

  「他媳妇对姐放心?姐可是大美女哦。」

  「老弟,你就别拿姐开心了,姐算什么美女,他媳妇比姐漂亮,而且我们关系很好。」

  刘斌终於明白了袁林军去唱歌不避讳田小萍的原因了,敢情是不想让老婆误会,於是笑着说:「这么说,姐是监视我们袁总咯。」

  「别说得这么难听好不好。做手下的监视领导,那是不想混了。」

  「姐,哪天袁总有空,你安排一下怎么样?」

  「没问题。你随时等候姐召唤。」

  从路桥一公司出来,刘斌见时间还早,不知如何打发余下的时间,想了想不如去楚主任那里看看,上次见面后,一直只有电话联系,没有再见过面。

  电话响了好一会才接通,里面传来楚主任的声音:「小刘,你到了S市?
  你赶紧过来一趟,刚才还与朱厅长说起你……「

  刘斌没想到自己这个电话打得这么及时,通完电话,赶紧打车前往文化厅。
  朱厅长没忘记自己,让他感到很欣慰。自己虽然给他们顶了责,但是进去后,如果没有他们在外边打点,自己在里面肯定不会那么好过,也不可能这么快就出来。出来后,他还没有见到这位老领导,自然得去拜访一下。

  一到文化厅,楚主任便直接把他领到常务副厅长朱仲的华办公室。朱仲华五十出头,外表给人的感觉很精干,见到刘斌竟然站起身来,把他引到沙发上坐下后,说:「小刘,上次你出来,我因为有事,没去给你接风,不会有想法吧?」
  「老领导,你说这话就折杀晚辈了。你老还记得我这个小兵,已经很感激了。」一位多年的厅级领导说出这样的话来,让刘斌确实有些惶恐。

  「小刘,你以后就不要叫领导、领导的了,现在你也不在体制内了,以后叫我叔吧。我也没有儿子只有两个女儿,而且都不在身边。」朱仲华慈祥地看着刘斌说。

  「叔,侄儿听你的。」老领导这么随和、器重,刘斌求之不得,赶忙改口。
  朱仲华笑着点了点头,说:「那我以后就叫你小斌。小斌,听说你现在准备搞工程?」

  刘斌没想到老领导在一直关注自己,连连点头,说:「是的,我想了想,只有工程这方面比较熟悉,其他都很外行。」

  「搞工程,一定要保证质量,现在实行质量终身负责制。赚钱不是主要的,只要工程搞好了,肯定会有钱赚,如果偷工减料,不保证质量,那就是砸自己的饭碗,以后也不会再有人帮你说话。」

  「叔,这个你放心,我会绝对保证质量,不让叔你们失望。」

  「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朱仲华点了点头。

  「叔,侄儿有个问题想请教。」

  「什么事?」

  「叔,当年到底是谁在后面搞鬼?」

  「没有证据不好说。」朱仲华摇了摇头,接着说:「应该与当年竞争市长有关,不过他也没上去,后来也调走了。」

  「叔,你是说万——」

  「也只是怀疑。」朱仲华打断了刘斌的话,但没有否定,接着说:「他上面也有人,当年也就我们两人竞争。」

  「对了,叔,那个给你们打招呼的省领导是谁?」

  「这个你不用知道。」

  「叔,我是你侄儿,我知道了又不会出去乱说。再说,这个事情如果不弄清楚,我担心他们以后还会在背后使绊子。叔,你才五十出头,又有能力,上面也有些关系,只要没有人在背后搞名堂,干到省部级应该没问题。」

  (未完,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梦晓辉音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